罗宾侠爱塞斯克

【鸣佐】柜子最底层

温柔极了

穷技穷:

*原著背景


*鸣佐老夫老妻设定,预警预警,这个助有点宠鸣,这个鸣容易别扭


*ooc.


1.


鸣人正襟危坐在自家的床上,双眼直勾勾地盯着面前柜子的最下面一格抽屉,表情凝重。


他的拳头放在腿边,一下捏紧,一下松开,眼睛里浮现出挣扎之色。


过了一会儿,他像是下定了决心,使劲咽了口唾沫,从床上站起来,一步步挪到了柜子前面。


鸣人伸出一根手指,小心翼翼地勾住抽屉的边缘,双目紧闭着,脸上挂着一副即将英勇就义的神情,磨磨蹭蹭地一点一点往外拉。听着抽屉被拉开的轻微摩擦声,鸣人悄悄地睁开了一只眼睛,努力地想从被打开的一道小小缝隙中看到抽屉里面,简直恨不得把自己的眼珠子给扔进去。


 


果然还是什么都看不到啊我说!


 


鸣人扭头一个跃扑,整个人猛一下扎到了床上,屁股撅得老高,泫然欲泣地大喊


“九喇嘛!我还是看不到里面是什么东西的说!”


鸣人意识世界里的九尾甩甩尾巴,不屑地嘲笑:“你这么有胆子,怎么不把抽屉全部拉开看。”


鸣人把脸埋在枕头里,嗡里嗡气地控诉:“佐助肯定会发现的,到时候他一定会揍我!”


“那你就揍回去。”


 


“不行不行。”鸣人抬起头,一脸严肃,语重心长地教育九喇嘛,“身为火影一定要以身作则,带头建立木叶村邻里和谐、家庭和睦的良好风气。”


“再说了,我可是一直被认为是负责好村长居家好男人的典范啊,怎么能做出如此暴力并且影响公容公貌的事呢我说!”


 


九喇嘛表示不想再听你逼逼叨叨,并在鸣人面前甩上了自己的小房门,用毛绒绒的尾巴盖住了尖耳朵。


哼,你跟佐助在火影办公室乱搞还把人家弄哭出来的时候怎么不说这些话。


 


鸣人站在自己的意识世界里,眼睁睁地看着九喇嘛关上了跟他之间友谊的小门。


背影瑟瑟,分外凄凉。


连九喇嘛都不能理解他的苦恼了,珍贵的革命友情说破碎就破碎了,这个世界不能好了我说。


 


 


鸣人的烦恼还要从几天前说起。


 


不久前,佐助从外面带回来一本相册。说是相册,里面却鼓鼓囊囊地装着什么东西,被佐助郑重地放在了自家柜子最底层的抽屉里。


鸣人好几次看见佐助小心翼翼地拿出来翻开,冷清的脸上会流露出难得一见的温柔笑意,眼睛里透出怀念的神色。


看到这个难得到几乎不正常的情景,漩涡鸣人的脑子里瞬间拉起了S级探测警报,他特意挑了个佐助心情不错的日子旁敲侧击地问里面是什么,却只得到了一句轻飘飘的“旧物”作为答复。


自认为十分尊重爱人隐私的鸣人绝不承认自己有小别扭了,虽然佐助从来没有说过这个东西是不能让他看的,可是如果自己冒冒失失地打开来总觉得有什么不好。


一方面鸣人好奇得不行,另一方面心里却有点小纠结。两厢矛盾下,鸣人这几日过得十分烦恼。


 


于是当鸣人边吃拉面边发出不知道第几声长叹之后,一直装作听不到的鹿丸终于忍不了了。


“你跟佐助又怎么了?”


“诶?鹿丸你怎么知道跟佐助有关系啊我说?”鸣人惊讶地睁大眼,咋咋呼呼地说,“不愧是智商最高的男人!”


 


而鹿丸现在只十分后悔自己在嘴遁的洗脑下,一时头昏脑热就来吃鸣人请的拉面。


他早该知道的,除了宇智波佐助,谁能白吃鸣人的拉面呢。


“能让你烦恼的事情,不是直接跟佐助有关的,就是间接跟佐助有关的吧。”


 


“哪里啊!”鸣人掩饰性地大喊,不过又像想到什么似的,表情顿时垮了下去。


“不过我跟你说啊鹿丸,佐助这两天真的超——级奇怪的。”


鹿丸翻了个白眼,拜托不要立马打自己的脸啊七代目。


 


“他最近总是盯着一本相册看,看着看着就笑了,笑得非常非常非常温柔!”


鸣人手舞足蹈地挥舞着筷子,气呼呼地补充


“他都从来没有那样温柔地对我笑过!”


“而且而且,他最近都不怎么理我了!”


然后鸣人想到了什么,挥舞的手脚顿时僵住了。他啪地放下筷子,挤到鹿丸的面前,神经兮兮地左右看看,用一只手半掩住嘴问


“我听别人说有什么七年之痒…”鸣人的五官全部皱在了一起,看着像某种可怜兮兮的小动物,“佐助该不会不喜欢我了吧……可是我们在一起早就过了七年了啊!”


鹿丸一点也不想掺和进他们的事情里,随意敷衍着:“也许他反射弧比较长。”


 


“怎么可能!”鸣人不满地砰砰砰敲着桌子,“佐助那么厉害,他的反射弧也一定很短!”


什么逻辑,鹿丸简直想立马走人。


他预感到如果今天不能让这个满脸“爱人要出轨了怎么办在线等急”的七代目安下心来,他恐怕是不得不接受一波情真意切又十分富有感染力的漩涡鸣人式演讲了。


于是他出声安慰道:“除了你,佐助还能喜欢谁呢?”


鸣人听了后突然骄傲起来,朝着鹿丸竖起大拇指


“就是说啊鹿丸!鸣人大爷又帅气又强大,还会买好吃的番茄,而且体力超级棒,运动一夜什么的完全不在话下。佐助除了我还能喜欢谁?”


鹿丸听着这个回答,只觉得浑身不对劲,谁想知道你体力好不好啊混蛋。


 


“所以说,”鹿丸站起身来就想赶紧走,“佐助肯定只喜欢你。要是你有什么想知道的,你直接问他不就好了。他那样的人,可以说的一定不会故意隐瞒或者撒谎,不可以说的,也会明明白白地拒绝你。你不是最清楚不过了吗?”


“我当然知道了啊我说!”鸣人看见鹿丸要走,一下就扑过去抓住他,“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鹿丸叹了一口气,“如果连你也不去问的话,你觉得还有谁能去问?”


 


“你是他的唯一吧。”


 


2.


 


话是这么说!


 


鸣人看着桌子上自己买回来的番茄汁、番茄糖果、番茄蛋糕,只觉得紧张得不行。


拜托拜托,鸣人在心里念叨着,番茄之神一定要保佑我啊。


 


“你在干什么?”清清凉凉的嗓音响起。


“佐...佐助?”鸣人感觉自己要被吓得跳起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我说?”


佐助挑挑眉:“我一直待在书房。”


“哦哦…是这样啊。”鸣人心虚地摸摸鼻子。


佐助看他那样,却也不挑破他。


 


刚才他待在书房,听见门外有响声,就出来瞧瞧。一出来就看见这个大白痴拎着个大袋子一样一样地往外掏东西,定睛一看,一大片红艳艳的番茄制品。


鸣人把这些东西端端正正地摆好,闭上眼睛,双手合十,嘴里还振振有词,一副神神叨叨的样子,居然都没有发现他在旁边。


 


“佐助佐助。”鸣人把佐助拉过来,拿起一块番茄糖果就递到他嘴边,“你吃吃看这个糖果,是新开的糖果店做的哦!”


佐助就着他的手,侧头一歪,把糖果卷到嘴里:“还不错。”


于是鸣人像忽然来了精神似的,又拿起一块番茄蛋糕塞到他面前


“还有这个蛋糕,也超好吃的!”


“还有还有,这个番茄汁,新鲜榨出来的哦!”


“还有……”


 


“喂,鸣人。”佐助皱皱眉,阻止了鸣人疯狂地投喂,“你到底想干什么?”


鸣人手一抖,结结巴巴地开口


“没…没干什么啊我说。”


“哼。是吗。”佐助眼睛一眯,站起来就要走。


“别走啊佐助!”鸣人心下一急,嗷地一声就扑上去抱住佐助的腿。


佐助双手抱臂,凉凉地问:“说吧,你到底怎么了。”


鸣人更加紧张地抱住了佐助的腿,犹豫了一会,像是破罐子破摔似地闭上眼大喊


“其实是我想知道柜子最底下那个东西是什么啦我说!!”


 


静默。


怎么佐助没有说话啊我说?


等了半天也不见回应的鸣人小心地睁开眼睛,却发现佐助似笑非笑地打量着他


“所以说,你这两天变得奇奇怪怪的就是因为这个?”


鸣人老脸一红:“什么嘛,佐助原来你都注意到了啊…”


也不知道突然哪里来的底气,鸣人理直气壮地说:“因为是佐助你先神神秘秘的吧!也不给我看,我当然会好奇的啊!”


佐助揉了揉眉心:“我什么时候不给你看了?”


“反…反正你也没说给我看。”


 


佐助嗤笑一声就往屋里走。


“佐助!”鸣人立马抓住佐助的手腕,脸上的六道狐须可怜兮兮地抖动着,“你不会生气了吧我说…”


“没有。”佐助轻叹口气,简直拿这个人没有办法,“你不是说要看吗?一起进去看吧。”


鸣人的眼睛亮起来,一闪一闪地,活泼又明朗。


 


佐助轻巧地拉开柜子的最底层,像是轻巧地解开一个秘密。


鸣人吞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从佐助身后探出头去看——


是一本由动物的皮骨制成的相册。


 


不过这真的是相册吗我说?长得也太奇怪了吧!


的确,说是相册,倒不如说是某种储物小箱。


 


这本相册看上去已经是十分久远的东西了,最外面的封皮带了褐色的斑点,就像是被遗落的某种隐秘印记。


 


佐助把它翻开来,鸣人也就立马凑过脑袋去看。


然后他惊愕地睁大了眼睛


“这是什么东西啊我说?”


 


相册的第一页是一张白纸片,上面印了一只猫咪的小爪印。


相册的第二页是一团棉花絮,白绒绒得像一团新雪。


相册的第三页是一块黑石头,上面藏着溪水的气息。


……


……


 


“所以说这些到底是什么啊?”鸣人简直哭笑不得。


好奇才想看,看完之后更好奇了好吗。


 


“旧物。”


依旧是简洁利落的回应。


鸣人看着佐助一副不想再解释的样子,突然想到了一句话。


 


如果有什么事情办不到,做一次不行的话,那就做两次。


 


 


3.


 


所以他们到底是怎么突然来到床上的?


佐助看着眼前的鸣人,衣服随意地披着,露出结实的肌理,只觉得有些神情恍惚。


按道理来说,他应该是免疫鸣人的嘴遁的啊?


 


我已经踩不动油门了


 


太烫了,大白痴。


 


4.


 


看着宇智波佐助还未被衣物覆盖住的光洁后背,也不知道什么东西触动了鸣人脆弱的神经。


他突然道:“你不爱我了的说。”


佐助实在是不太理解,刚刚从自己身上下来,把自己折腾得屁股还在痛的人是为什么能理直气壮地说出“你不爱我了”这种话的。


他难得好脾气地问:“我怎么就不爱你了?”


“你都不让我看柜子最底下是什么东西。”


“可是你刚刚不是看了吗?”


“那是因为我求你你才给我看的,你都没有主动给我看。”鸣人继续撒泼。


 


这就是无理取闹了。


 


一般来说,如果一个人要胡闹,不仅仅是因为他想要胡闹,而是刚好有人能包容着他让他胡闹。


 


于是鸣人继续委屈地吸吸鼻子,钻进自己的被窝下,只露出一头暖色的金发,像一只毛绒绒的小动物。


“而且你还不告诉我里面到底都是些什么东西。”


 


佐助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于是鸣人的声音渐渐的小去,微微撇下眼睛:“佐...佐助。其实我也没那么想知道的说…如果你不想…”


“鸣人。”


“什…什么?”


“可以告诉你哦。”佐助点了点鸣人的额头,“关于我的,你想知道的我都可以告诉你。”


鸣人豁地睁大了蓝色的眼睛,于是有浪花在明朗的海域上轻快地翻滚起来,他上前抱住了佐助,撒娇似地呢喃着


“佐助佐助…最喜欢你了我说。”


 


佐助轻笑一声,就着鸣人扒在他身上的姿势就去打开了柜子,拿出被好好安置在柜子最底层的相册,放在鸣人身前。


他翻开相册,拿出夹在最前面的印了猫咪爪印的小纸片:“这个爪印是我当初跟鼬一起去猫婆婆做任务的时候印的,是我印的第一个猫爪印。”


鼬把它带了回家,好好地压在了桌子角上,说是看到这个小爪印就能想到任务过程中佐助英勇的表现。


在行动中被绊倒摔了一跤,还被猫咪划出一道伤痕弄得灰头土脸的佐助红了脸颊,不好意思地问


“我有那么厉害吗,哥哥?”


“当然了。”鼬把药膏涂在佐助脸上的那道伤口上,语气笃定,“我们都为佐助感到骄傲。”


 


鸣人翻到第二页,指着那团棉花絮,迫不及待地询问:“那这个是什么?”


看着那团棉花絮,佐助罕见的有些不好意思,支吾半天也不说话。


鸣人笃定佐助不会生气,也就大胆地扑过去,语调稠粘得像是一罐蜜糖:“是什么呀我说?”


佐助眼睛胡乱瞟了一会,突然抓住了留在鸣人皮肤上的他的齿痕,脑子一空,脱口而出


“是一个玩偶的棉芯。”


“玩偶?”鸣人有些惊讶了。


“嗯。”佐助微微思索着,“是一个绿色的恐龙玩偶,很小的时候鼬给我买的。”


鸣人想了一会,突然兴奋起来,唰的跳下床,把柜子翻得咚咚响。


“你在干什么,吊车尾的?”


“等一下啊我说…”他像是找到了什么,拿着举起手来,“就是这个!”


鸣人又踩着拖鞋啪啪啪地跑回来,亲亲热热地吻了吻佐助,神色间颇有几分得意:“你说的是不是这个玩偶?”


他手里的是一张照片,上面是宇智波佐助小时候的年幼模样,相片里的佐助嘴角高高扬起,怀里抱着的正是一只绿恐龙玩偶。


这下轮到佐助惊讶了,他倒是没想到鸣人还会有他小时候的照片:“你哪来的?”


“小佐助猜猜看?”鸣人对着他挤眉弄眼,“是宇智波大宅哦!上次清理的时候我找到的,鸣人大爷是不是很厉害?”


佐助挑挑眉,凑过去亲吻了那片蔚蓝湖泊。


于是鸣人脸红了。


 


接下来佐助一样样地向鸣人介绍里面那些杂碎的小玩意儿,诸如


“这是鼬出任务的时候在小溪边捡到的黑色石头,说很好看就给我带回来了……”


“这是鼬亲自采的向阳花的种子……”


“这个是鼬…”


佐助念叨着,恍然醒悟,原来那些他以为早已经丢弃的、早已经忘记的,一直都被好好地珍藏在心里,只等光被送到地面,记忆穿越时间洪流,再次来到他面前,跟他轻轻说一句——


好久不见。


 


鸣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安静下来,只是静默地拥着佐助听他讲。


他看见佐助翻到最后一页,眉间透出了点复杂的神色,长时间地摩挲着。


鸣人记得,被放在最后一页的,应该是一枚灰色鸟羽。


 


 


5.


 


春日雏鸟的鸣叫总是柔软的。


 


6岁的佐助就是在这个时候注意到窗外那株大榕树上有了个由干燥的绿藓和苔草筑成的鸟窝。


隔着繁盛的绿叶,忽隐忽现的娇软鸟啼栖息在风里,在树枝间蹦跶着就扑簌扑簌地飞进了佐助的耳朵里。年幼的佐助好奇地睁大了眼睛往树叶间张望着,拉了拉陪在他身旁的鼬的衣角,指着那挂在树上的小小窝巢


“哥哥,为什么这两天鸟的叫声同我们平常听到的不一样?”


鼬揉了揉佐助头发翘得乱七八糟的后脑勺:“那个是刚刚出生的小鸟的叫声哦。”


“刚出生的小鸟?”揉碎的阳光安居在佐助的大眼睛里,看起来温暖又明亮,“那跟我们经常见到的鸟有什么不一样呢?”


鼬想了一会儿:“佐助想要看一看吗?刚出生的小鸟。”


“要看!”


 


鼬的身手很好,即使抱着佐助到树上也不吃力。他们落在离鸟窝最近的一株树杈上,隔着一层浅薄的枝叶静静地打量着它。


巢穴里垫着细草根和羽毛,两只雏鸟窝在里面,它们的羽毛还没有完全长开,但却已经可以隐隐地看出长大后的模样。它们的尾上覆着白色的羽毛,尾端是黑色的,最外侧的一对尾羽基部却是浅褐色的。


雏鸟有着灰色虹膜的眼睛微睁着,黑褐色的小爪子蜷缩着,小脑袋一点一点的,一副懒洋洋的困顿样子。


 


“小鸟睡着了呢,佐助。”


佐助专注地盯着这两只幼小的生命,语调放得轻轻的,像是怕打扰了它们一样


“真可惜呀,睡着了就听不到它们的声音了。”


“不是哦。”鼬轻轻点了点佐助的额头,“当小鸟睡着的时候,树就开始唱歌了。”


 


风轻笑着吹过树林,每一棵树都摇动着和其他同伴相互轻抚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在阳光下就像被搅动的金色池塘。有树叶从树上摇落,顺着小溪而下,于是那被绑在树上的小船就挣脱了束缚,摇摇晃晃地随着流水去寻找大海。


 


“哥哥,我听到了哦。”佐助骄傲地扬起脸颊,“树的歌声。”


“真棒啊佐助。”


 


“不过它们可真小啊,哥哥。”


“是啊。”鼬看着佐助,眼睛里填满了柔软的爱意,“但是它们会慢慢长大的,它们的亲人会一直陪伴着它们,直到它们学会飞翔。”


“就像我陪伴着你一样,佐助。”


“骗人哦哥哥。”佐助撅噘嘴,“你说要陪我练习手里剑的,却一直说没有时间。”


鼬捡起掉落在巢边的一片柔软的卵灰色鸟羽,把它放在佐助小小的掌心:“那么把它带回家吧,佐助。我向你保证,下次你带着它来找我,我一定会陪你去练习手里剑的。”


“真的吗?”佐助开心地拉开一个大大的笑容,“我一定会好好保管的!”


 


可是这片尾羽终究还是被埋藏在了时光里,一如佐助再也没有听到过树的歌声。


 


鸣人罕见地沉默了,他凑过去,把脑袋埋进佐助柔软的颈窝里,低低地叫他的名字


“佐助……”


佐助的眼前被鸣人耀眼的金发填满,像是裹了浆的金黄蜜蜡,让他想起了小时候跟鼬在一起时看到的阳光。


 


不知名的情绪在鸣人的胸腔里堵塞着,他自觉不该跟已经过世的人争风吃醋,可那股汹涌的酸涩一阵又一阵冲击着大脑,终究还是泄出了他的嘴边


“都是跟鼬有关的呢…就没有跟我有关系的东西吗我说……”


佐助瞧着鸣人蓝汪汪的眼睛,委屈巴巴地盯着他看,心下觉得有几分好笑。


 


 “你还不明白吗,吊车尾的。”佐助把额头轻轻抵在鸣人的额上,漆黑的眼睛里带着柔软的笑意,“那些东西不过是死物罢了。”


“怎么能代表你。”


 


春天是你,太阳也是你,所有美好的事物都让我想起你。


你是独一无二的。


 


 


6.


 


鸣人这几天鬼鬼祟祟地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佐助再一次看见鸣人猫着腰悄悄溜到书房,怀中的布袋里鼓鼓囊囊地装着什么东西。他有些好奇,却也没有开口去询问,只是由着鸣人去胡闹——当然也有可能不是胡闹而是在做什么正经事。


不过这都没有关系,他相信不管做什么鸣人最后都会亲口跟他说。


 


鸣人一直被称作意外性第一的忍者,所以当他拿着一个被缝得歪歪扭扭的绿恐龙玩偶来到他面前的时候,他也觉得这也只是一件不足为奇的事——


怎么可能。


 


于是他看着鸣人,放任自己陷入了那片静谧的湖泊。


多么神奇啊。


他在那里面找到了绵软的冬衣,找到了燃烧的篝火,还找到了一长串的陷落在雪中的冬日脚印。


佐助顺着那串脚印漫步走去,走了那么久,那么久,最终在最深最深的那片湖水里找到了他自己。


 


他在鸣人的眼里找到了自己。


 


还有什么可以怀疑的呢。


佐助看着眼前的这个人,他正专注地看着自己,分明是一双最澄澈的蓝眼睛,现在却跳跃着最热烈的火光。


那样的滚烫,以至于快要把他给烧着了。


 


他那样的爱着你。


漩涡鸣人那样的深爱着宇智波佐助。


 


佐助抱住了鸣人,也抱住了他怀里的小恐龙玩偶,就像抱着世上最珍贵的宝物。


 


窗外有风划过,流云掠走,树枝摇晃。


窸窸窣窣地响。


“鸣人。”佐助轻轻开口,“你听见树在唱歌的声音了吗?”


 


 


7.


佐助有一本相册。


那里面藏着幼鸟的尾羽,印着猫咪的小爪印,裹着柔软的棉花絮。


鸣人找呀找,嘟嘟嚷嚷着抱怨


“为什么哪里都没有我啊我说?”


因为你早已经属于我,而我也属于你。


你是我掌心的温热,是五指交缠间的亲密,是我唯一可以笃定的后半生的永不分离。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我的存在就是你依然还在这个世界上最好的证明。


 


 


“这本相册,我本来就是准备找个时间给你的。”


最后,佐助轻轻笑着,把相册珍重地放到了鸣人的手中。


 


我把我的过去交给你,把我的未来也交给你。


请你一定要好好保管呀。


 


 


END

评论

热度(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