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宾侠爱塞斯克

【科龙科】【甜】傻儿子和他的保镖(下)(完结)

夜子w:

前文:  中上    中中  中下  中下下  中下下下  中下下下下  下上上上上(上)  下上上上上(下)  下上上上  下上上  下上  番外 番外2:http://yezibiu.lofter.com/post/1da1ac20_c731891


25.


日子确实不太好过,但细说起来却又满是感动。


张继科和马龙继续待了两天,等到临近闭幕才回国,期间的各种采访几乎都是领队帮张继科挡下来的。


张继科脱口而出的时候根本没考虑领队和队员,此时反而有点不知如何面对领队。领队瞅他和马龙坐在一块儿慢吞吞吃青菜的样子,小声说了句:“我是不理解你们也不赞成你的做法,但我尊重你们这类人,别一脸欠了我什么的样子,和他好好过。”


大概是世间所有张继科敬佩的中年男人都是相似的德行,当晚刘国梁发短信给马龙,问,真的?


浴室里还响着哗哗的水声,磨砂玻璃勾勒出张继科朦朦胧胧的紧实曲线,马龙回,是,我和继科儿在一起了。


过了挺久,村长回他:“那你们要好好的,一起真诚地跟你们爸妈解释,知道哇?”


“嗯。”


出国前张父张母就跟张继科说过他们要来接机,于是回国的路上十分紧张,马龙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得砰砰作响。


“你准备怎么跟爸妈说?”马龙扭头对阖眼的张继科耳语。


马龙微热的气息像把小刷子,搔得耳朵有点痒,张继科低声哼哼:“就这样说呗。我喜欢你,正好你也喜欢我。”


飞机起飞一个小时了居然还没睡着,马龙知道张继科是虚张声势,其实心里也忐忑着呢。


他顿了顿,把手从扶手底下伸过去,握住了张继科的手。


结果对于两人都是一团灰蒙蒙的浓雾,但不论结果如何,马龙都已经下定了决心。


总之要牵着手硬着头皮一起往前走,就算步入黑夜,也要成为彼此之间最暖的星。


人生百年能遇见几次花开,已经走错了一次,终于嗅着芬芳再次来到你身边,怎么舍得离开。


恰巧的是,他知道张继科也是如此。


接机大厅里人潮涌动,马龙和张继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许昕他们。方博举着北京地摊两三块钱一面的小国旗,挤在前面冲他们挥挥挥。


太二了,都没脸去搭理。


张继科扫了一眼全场,没有发现张父张母,马龙拍拍他的肩,和他一起走向许昕众人。


丁宁和刘诗雯满脸激动,一出人潮就拉着他俩玩自拍,许昕示意大家围成个圈,尽量别让媒体拍到继科和马龙。


“叔叔和阿姨在地库,我开车带他们来的。打车又贵又不方便。”进了电梯,许昕对张继科道,“加上……你爸情绪反应有点激烈,嗯……”


马龙赶紧瞅了张继科一眼,后者紧抿着唇,眼神坚定如磐石,又好像带着点一闪而逝的歉意。


爱了一个男人而已,这没什么不孝顺的。张继科在心里对自己说。


电梯门开,马龙听见张继科闷闷地对他说:“给他们一点时间。也给我们自己一点时间。”


许昕不知怎么拿到了公司商务车的钥匙,周雨站在八座商务车旁陪着张父张母,马龙顿时有种他的亲友抱团来逼他的岳父岳母就范的感觉。


想来已是七年没见张父张母了,那两人都发胖了许多,细纹无端地生长蔓延,不过倒是一点都不显老,尤其是张父望向他们脸涨得通红的时候。


马龙下意识地往张继科前面迈大了半步,悄悄地把他护在后边儿。


“你还有脸回来?!”张父冲张继科吼了一句,手掌一扬,一副忍不住要教训人的模样。马龙赶紧凑到张继科身前,把他的人挡住了一大半,手掌下来的时候一哆嗦,狠狠闭了眼。


马龙从小没受过什么打,在别人家调皮孩子被教训得满屋蹿的时候他就是个白白嫩嫩规规矩矩地听师长夸赞的主儿,皮肉苦在他生活里尤是稀奇。他受得了疼痛,但怕疼,这一下真的是抱了被打肿的决心,心都漏跳了一拍,却没想过往后退,仍旧站得笔挺。


他身后就是张继科。


巴掌没有落下来,他只听见一阵混乱的惊呼和劝说声,试探性地睁开眼,张继科不知什么时候伸出手臂挡在了他面前,脸上是他从没见过的急躁,张父垂了手,满脸掺杂着惊讶的怒容,张母忧心忡忡地站在他身边,轻轻拉住他的手臂,看马龙的眼神也变了味儿。


马龙的亲友团满脸和事佬的干笑:“叔叔息怒息怒,要打也别在这儿打,被媒体拍到了不好,先上车,上车随您打骂。”


“不过这事儿……您也好好想想吧行吗?”许昕小心翼翼地补充。


周雨和方博、刘诗雯、丁宁四个人挤在最后排,交换各种别有深意的周雨看不大懂的眼神。马龙和张继科随张母坐在第二排,张父气冲冲地坐在了副驾驶位上,倒也没打谁骂谁,一路板着脸,没再看张继科一眼。


“爸,妈,我是真的喜欢马龙。他也对我很好。”过了挺久,许昕感觉空气都尴尬到凝固了,突然听见张继科低低地说,“给我们一个机会,成吗?”他是第一次听到张继科这样低微诚恳近乎哀求的语气。


何止许昕,马龙亦然。


感觉心脏猛地缩紧,马龙想说什么,可是声音艰涩地几乎冲不破喉咙。


“叔叔阿姨,”片刻,他听见自己拉尖了的声音,“我爱他。我真的……非常,喜欢继科儿。”


张父重重哼了一声,没有说话,张母干巴巴地忙道:“先回去吃点饭吧,都饿了吧?”


后排的几个小的连忙附和,表示啊呀再不吃就要死人了,谢谢阿姨谢谢阿姨,然后顺势夸奖起了张母的厨艺,接着讨论到饮食文化,再没人提张继科和马龙的事儿。


张继科怎么知道这几个儿什么时候和自己的爸妈这么亲了,抬眼,对上倒后镜里许昕一双深藏功与名的眼睛。


张父始终没有搭理张继科和马龙,却也没有开口拒绝妻子的提议。


一顿饭吃得不尴不尬,充当亲友团的人使劲了浑身系数活跃气氛,奈何张父一直拉长着脸,心理素质实在没有高到可以在这种情景下继续讲相声。


村子发展得越来越大,再没有每天互相串门八卦的邻里关系,倒是没人特地来瞧马龙和张继科,但马龙知道必定有人在背后议论他们。


骂他怎样都无所谓,但一想到张继科可能会受到的伤害,马龙就心情沉重,又开始自我反思。


爱的人遭到的伤害总是比自己的伤疤疼几百倍。


张继科满口饭地斜了他一眼:吃饭,别想这想那的。你还打算反悔不成?


于是马龙的忧虑被张继科一双桃花眼盯得无处遁形,无奈地笑了笑,给张继科夹了几块黄瓜以表忠心:不后悔不后悔,后悔是小狗。


晚餐过后,亲友团再待也不合适,于是五个人念念不舍地遁了,出门时各自给马龙抛了一个眼神,虽然马龙丝毫没有心情去体会。


“我来吧。”马龙端过张母手上的空盘,挤出一个纯良无害的笑:“我在家经常洗碗的。”


想卖乖巧是一,觉得晚辈就该为长辈做家务是二,想给张父张母一个和儿子说心里话的机会是三。当然这话也是不假,基本上只有张继科在家的时候他才在家做东西吃,其余时间不是应酬就是快餐。张继科洁癖使然,每次吃完都要争着去刷碗盘抹台面,于是马龙便强迫自己养成了洗碗清洁的习惯,好让张继科多点时间休息。


张母看了他一眼,温温和和地道:“辛苦你了。”


张继科陪张父喝茶,两人一左一右中间隔了两三个人的距离,余光瞟见马龙进了厨房,恨不得丢下茶具就和他一起进去,却突然听张父浑沉的声音:“你和他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张继科一愣,犹豫片刻道:“去年。”


“你过年时候,说的人,”张父感觉心都被揪起来,“就是他?”


“……嗯。”


“很多人都在议论你们知道吗?”张继科听见张父的声音不由自主地拔高。


“知道。”他感觉眼睛有点涩。刚想说什么您要是觉得我给您二老丢脸了我就再也不回来之类幼稚又孤注一掷的话,却听见张母插嘴笑说,马龙对你真好。


“好什么,不能保证他不怕事儿吗?”张父没好气地怼了一句,张继科忽然明白了张父的心情。


张母无奈地看他:“这跟是不是小龙没有关系,照你这么想,儿子找个女孩儿也可能不得善终。”


她唤了七年前见马龙时叫他的爱称。
这两天怎么可能没有反复纠结过这件事,儿子被少年好友拐跑了难免痛心惊讶,闲言碎嘴才不是反对的原因,只是怕那白白净净的人会撑不住压力,先一步亏待了儿子。过年时候说的话一点不假,只要那个人爱他疼他就足够了,可是这么脆弱禁忌的关系,怎么会不怀疑。


流着自己的血脉,从小养到大的人啊,舍不得他受一点点伤。


张父闷不吭声地喝茶,没有搭话。


“马龙不会怕那些的。我和马龙互相喜欢七年了,他不会退缩的。”


过了会儿,他突然听见张继科坚定地开口。


“我也不会。”


张继科的声音很低,像一把大提琴,刷着很低沉却浪漫的乐章。


马龙一出厨房就见张继科在换鞋,面无表情,还以为谈崩了,刚想对张父张母说什么,张父没给他说话的机会,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背,甩给他一个威胁的眼神:“你们俩好好过。”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家门,张继科才咧开嘴说话,声音里是无法抑制的狂喜:“我俩被爸妈赶出来了。我爸叫我晚上早点和你回家去,做该做的事儿,不用和他们浪费时间了。”


马龙感觉胸膛里有什么在翻涌,热得烫人,望着张继科的笑,总觉得自己从没这么幸福过。


缩在房边的阴影中的五个人尴尬地咳了咳,张继科和马龙毫不受影响地手拉手望过去,开心得像一对新婚夫夫。


“谢谢你。”张继科很郑重地对许昕道,吓了许昕一跳。


“也谢谢你们。”他又对其余的四个人说。


马龙眼里满是诚恳无比的感激。


五个人满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什么时候见过张继科和马龙这种样子?


“不谢不谢,你俩好好过就是最大的回报。”


两个人肩并肩一起悠悠地走,在路口停下打车,马龙拿出手机,才发现马母不知什么时候给他发了一条信息。


“你和继科的事我和你爸都知道了。你们俩好好过,我们不反对,不要有压力。”


马龙惊喜又惊讶,张继科亦然。俩人结婚的时候马母才肯透露,其实七年前她就知道马龙有天晚上彻夜未归,不是去找许昕的,回来之后魂不附体好几周,也不是因为升学压力。至于后来,前后一联系就全猜到了。


在出租车上张继科忽然忍不住地乐起来,说:“这下行了,我俩要做的事都解决了。”
马龙一愣:“什么事?”


张继科道:“你在飞机上说等我比赛完想做的事啊。”


马龙眼神飘起来:“我……我其实不是想做这个。”


“那你要干嘛?”张继科失笑。


马龙从包里翻出一个精致小巧的盒子,耳朵烧起来,红得快滴血,幸好在黑暗中并不明显。


不过,盒子里定做的银戒指还是挺耀眼的。


第二天马龙和张继科在朋友圈发了两张照片,一张秀戒指的;一张学人家亲嘴自拍的,马龙耳朵红得像水煮虾,两人的动作不大协调,不过张继科很满意。


——附文:真的很感谢那些理解并支持我们的人。无以为报。我们会好好过的x5。


马龙放下手机:“你还想退役吗?”


张继科:“算了,开心,再打几年吧。退之后再当你保镖,哈哈。”


马龙:“那你注意保护自己,注意腰注意脑袋。总被打脑袋会变傻的。”


张继科:“再傻也傻不过你。”


马龙:“我怎么了?”


张继科:“你看你笑得,傻成什么样了?”


“我哪笑了?” 马龙茫然地摸了摸自己的脸,才发现自己的笑意已蔓延得一发不可收拾了。


“真是傻儿子。”他听见张继科笑着嘀咕了一句,望过去,那人垂眸的样子很好看,眼角的笑纹很好看,唇角的笑意更好看。


“继科儿。”马龙唤了一声。


“嗯?”张继科抬头,被马龙突然袭击。


他们在被祝福交织而成的午日阳光中缠绵地交换了亲吻,窗外的天一碧如洗,橘黄的光撒在身上很暖和,一如傻儿子和他的保镖相见的那天下午,张保镖在耀眼的阳光下赶路,傻儿子在房间里看书,金光被窗户切割成一块块好看的图案映上墙,抬眼遥望蓝天,心里充斥的满是对未谋面的对方别扭的忐忑与期待。


 


————END————


 


完结撒花!!


真的非常非常感谢看完我三纸无驴的东西的你们。


这篇文本来打算三发完结的,所以一开始根本没有构思,前后的文风还有结构差异也很多,文笔烂ooc,缺漏瑕疵更是数不胜数,能得到你们的支持真的非常感动非常感激,无以为报。


如果有时间我会从头到尾修改一遍,不过希望有时间吧,初三的生活确实突然比以前忙了很多,现在每周三更都是极限…但我会努力完善自己继续产出更好的东西的!谢谢你们的信任与陪伴和建议和评论和爱心和推荐和各种各种! 


第一次写完一篇真的激动到不知道说什么,非常非常非常非常,感谢你们,也希望这篇很长的小甜饼能博君一笑,么么哒!!!!

评论

热度(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