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宾侠爱塞斯克

【龙獒】路过的星星(13)

可能就吃这口狗血

月落梅花远:

感谢大家的回复,文笔烂,得到你们的喜欢很开心,喜欢你们给我留言,我总是希望把所有的情节说的圆满一点,想让这个故事里的每一个人都立体一点,这大概真的十分啰嗦,谢谢你们忍受我的文笔,谢谢你们的喜欢,还是要说,与现实无关,所有ooc的锅都是我的,与任何人都无关,会努力更新的,会努力HE的,但是还是要加上大概吧,哈哈哈哈,会努力不被脑残们的撕逼影响的,不能一一回复你们,道歉,感谢你们所有人,笔芯


第十三颗


两个人有时差,一个人过四季


马龙在医院待了一夜,


凌一涵的胳膊是扭脱性骨折,


严重,但是好恢复,而且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马龙在心里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此刻他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担忧,


他只知道自己快要被层层的负面情绪逼的爆炸了,


他抬起头,看着清晨的天空,晨曦微露,发着好看的光,


他想起夜半而来的张继科的律师,


站在那里,道理一套套,侃侃而谈,软硬兼施。


说的那些起先还愤愤不平的家长哑口无言,


除了一个伤的有点严重的孩子的家长还有些不依不饶,


剩下的全部同意私下解决。


他听见律师给张继科打电话汇报进展,


然后说了一声,好的张总。


送完谢航又马上回到医院的许昕不自觉的说了一句,


“我的妈,这就是有钱人的世界么?”


身边的方博使劲的给了他一拐子,


他才发现马龙的脸色又深沉了几分,


马龙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了,


他知道从道理上这事根本不应该怪张继科,


而且现在自己的队员出了事,


明显会影响人家公司的宣传进度,


搞不好还要变成现役国家队员公开场合打架斗殴的大丑闻,


别说俩孩子以后都别想再进国家队了,


就连自己这个当教练的搞不好都得被牵连,


张继科愿意帮忙自己应该打从心里高兴,


毕竟社会上的一些门路,


商人总比他们这些搞体育的要精通的多,


比如那个律师没来之前,


那些家长都快把自己吃了,


要不是方博一直拽着自己,


自己真的有可能控制不住,


跟他们好好的讲讲道理。


他自嘲的笑了,可能我只是不想承认,


我们之间的距离居然已经这么大了,


现在的我,大概和你玩玩的资格都没有了。


  许昕打着哈欠从后面走上来,


“咱们还是先回队里吧,


这事还得跟中心汇报,


好在孩子没啥大事,但是估计处分轻不了吧。”


一夜没睡的方博跟着打了个哈欠,


“可惜了,这么个好苗子,估计最轻也得回省队了吧。


不过也没事儿,心气儿高的话也能打回来,


我师哥当年不就打回来了么?”


许昕白了他一眼,


“可不是谁都有科哥那两下子的,


我刚才看那律师看的都蒙了,


真是职业溜嘴皮子啊,


科哥就整天和这些人打交道,


也是累心,还不如咱们这样打打球,


训训孩子,日子过得轻松。”


“看你那点出息,小富即安。”


三个人正想拦车回去,一辆车停在他们面前,


马龙认出开车的是张继科那个话唠助理,


“马指导,你们上车吧,我们张总让我来接你们,


说有事和你们商量。”


许昕和方博都有点摸不着头脑,


马龙沉着脸打开车门,坐了上去,


小助理看看马龙,心想大魔王果然是大魔王,


那天的温柔亲切果然是个错觉。


  助理带着他们来到了张继科办公室的门前,


敲敲门,他们听见张继科在里面说


“进来。”助理带着他们走进去,


他们看见站在落地窗前的张继科,


身体微微前倾,眼底有血丝,脸色发青,


助理说了一声就先出去了,


马龙看了看站在自己身边的许昕和方博,


又看了看站在对面的张继科,


四个人,站成两个方向,


你们,我们,泾渭分明。


像是察觉了空气里微妙的尴尬,


方博抢先开了口,


“师哥,把我们找来有事啊?”


“恩,你们坐,具体情况律师已经跟我说了,


现在比较麻烦的是剩下的那家家长,


坚持一定要找媒体,律师跟我谈过了,


一般这种情况他们无非是想多要一点钱,


钱我可以给,但是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方法,


况且,昨天小谢他们穿的是国家队的训练服,


世贸那里人那么多,


难保没有人拍成视频发到网上,


要是那样的话,咱们就捂不住了。”


许昕说,“是啊,我昨天咋没想到呢,现在人人都有手机,


这要是发网上了,连国家队都得受牵连。”


张继科点点头,他强迫自己不去看马龙那堪比锅底的脸色,


他想,办完这件事,咱们也许就真的两清了,


我就不再欠你什么了。


“昕儿说的对,所以我昨天连夜和我们公司负责公关的部门开了会,


我想出了一个办法,但是要球队跟我配合,


所以才一大早把你们找来。


我让律师跟那家人说好了,钱好商量,


先拖着他们,好在他俩穿的是我们公司赞助的最新的训练服,


我今天已经给工厂那边打电话了,


让他们赶出一批跟训练服差不多的衣服,


然后我准备让我们公司的人在微博上宣传一个为了庆祝我们公司和国家队的强强合作,


举办一个穿着最新训练服COS你最爱的场景的比赛,


奖品弄得丰厚一点,我让他们找几个模特,


拍一些穿着训练服做不同的事情的场景,


然后也可以模仿一些电影,


我们可着劲的洒几天照片,


只要拖过这几天,再炒炒热度,


就会有很多不一样的照片流出来,


这样的话即使有人爆出来,


我们就说是宣传,这样也可以不那么被动,


等差不多了,我再给那家人一些钱,


顺便让他们明白闹也闹不起来,


找媒体也没什么用,


这样估计就没事了。你们觉得怎么样?”


许昕听得都呆住了,


“科哥,你这脑子也太好使了,


这样准没问题,还可以顺带宣传一把,我看准行。”


马龙坐在一边一句话都没有说,


他突然觉得面前的张继科好陌生,


他自嘲的想,就在几个小时之前,


他们还在街边热吻,可是他们现在却坐在这里,


陌生得仿佛从未见过。


时光是多么残忍的东西,


看电影的时候我们总是看到字幕上打出很多年过去了,


然后孩子们就长大了,


少年就长成男人了,


可是现实总不是电影,


生活里的很多年,不是一行字幕,


而是数不尽的历练和辛酸,


我们在这错过的许多年里长成了彼此陌生的样子,


然后我们发现有些乐章一但开始,唱的就是曲终人散。


  张继科叫了助理进来,


又和许昕他们敲定了一些需要球队配合的工作的细节,


都说的差不多了,张继科站起来,


“好,那就先这么说定了,这事恐怕还得跟中心报个备,


你们先回去跟刘指导大概说一下,


我交代一下手边的事情,


一会我亲自去找刘指导,跟他说清楚,再帮孩子们求个情。”


方博有点担心,


“师哥,你脸色不太好,要不你先休息一会,我们先去找刘指导,


你下午再去也来得及。”


张继科朝他笑了笑,脸上有力不从心的疲惫,


“没关系,这个事弄完,我也就放心了。我让助理送你们回去吧。”


马龙也站起来,说了他走进这间办公室的第一句话,“不必了。”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方博和许昕面面相觑,


不知道这俩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尤其是许昕,他昨天在饭桌上发了一顿脾气,


现在正处于非常内疚的时期,


恨不得亲手撮合这俩人和好,


才能弥补一二,于是他赶忙说,


“科哥,你别放在心上,我师哥就是担心俩孩子,


等这事解决了,我请客,咱们再喝一回酒,


到时候你俩好好说,有啥误会肯定都能解开。”


张继科自嘲的笑了一下,


“没关系,我习惯了,也没什么误会。


过了这么多年,大家都变了,


现在这样也挺好的,


我想着这件事解决了我就回德国了,


你们要是想来玩随时联系我。”


许昕还想说什么,方博拉了他一下,


“师哥,那你注意身体,


我们先回去了,说好了你可别说走就走,就算不带许瞎子,


起码和师傅咱们一家子吃个饭。”


张继科笑了,“好,到时候再说,你们回去吧,路上小心,


有事电话联系。”


出了门,许昕问方博,


“你怎么回事啊,昨天长篇大论的把我教训一顿,


说科哥肯定有苦衷啥的,


你为啥不让我劝劝他啊,


他这么一走,还和好个屁啊。”


方博说,“你真傻还是假傻啊,你没看见我师哥那脸色啊,


都快白的跟纸似的了,


他不愿意说的事咱们再劝也没有用,


咱们先回去,帮着把孩子们的事情处理好,然后再说。”


“方小博,我发现我一直低估你了啊,你智商看来真不低啊。”


“废话,快走吧,你师哥都没影儿了。”


回到基地,马龙先去找了谢航,


告诉他凌一涵的伤没什么大事,


让他不要担心,


又联系了凌一涵的父母,


把情况跟他们简单的说了一下,


最后去找了刘国梁,他简单的把事情跟刘国梁讲了一下,


刘国梁气得不得了,


“这怎么回事啊,现在的孩子真难管教,


好在没出什么大事,这要是真废了,


咱们怎么跟人家的父母交代,


这事必须严肃处理,要不然都拿着队规当好玩的是吧。”


“刘指,您别生气,现在主要的还不是处理他,


主要是咱们得配合着把这件事压下去,


要不,乒乓球国家队队员,


在街上打架斗殴,这影响太坏了,


尤其咱们刚刚大张旗鼓的宣传球队和联赛什么的,


在这个当口不能出纰漏。”


刘国梁点点头,“你说的对,继科那边是赞助商,


他既然肯帮忙,就好办的多,我们就全力配合就行了。


你没事吧,我看你脸色不太好。”


马龙沉默了一下,他觉得自己的内心被绝望和痛苦淹没,


他突然想找一个人,一个他信的过的人,


一个比他阅历丰富的人来倾诉一下内心的苦闷,


“刘指导,你觉得张继科变了没有。”


这是没头没脑的一句话,


可是刘国梁却奇迹般的听懂了。


刘国梁从二十几岁开始当教练,


后来他打破蔡振华的记录,


成了赢得冠军最多的教练,


年轻开始的时候是他的障碍,


好多人因为他年轻而不服他,


但是年轻也是他的助力,


他可以更好更快的看清自己的队员,


他会设身处地的替自己的队员着想,能理解他们,


所以他们都信任他,所以球队一直都很团结,


他觉得自己现在像是一个为了孩子操碎心的爸爸,


他希望他们都健健康康,


可是又希望他们能够娶妻生子,


过平常人的生活,这就是他尽心的安排张继科住进基地,


却又对当年的真相三缄其口,


他总是希望这两个人能够走回正途,


做好队友,好朋友,可是当他发现似乎这两个人都陷在当年的漩涡里,


走不出来的时候,


他对自己产生了怀疑,他不知道究竟应该隐瞒,


还是应该干脆说出来。


他一直不知道张继科是用什么方式和马龙分的手,


但是他看着脸色不豫的马龙,


他明白,当年伤到的不止是张继科一个人,


走的那个伤痕累累,


被留下的这个也满目疮痍。他暗暗的叹了一口气,


心想,算了,说出来吧,


至于他们要怎么选,那就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


想到这,他对马龙说,


“马龙,他没变,也许他的外表变了,


也许他的处事方式变了,


但是我相信他的心没有变。


有件事,我瞒了你这么多年,


今天干脆跟你说了,我希望你听完不要怪我,”


马龙疑惑的看着刘国梁,他不知道他要跟自己说什么,


但是他有一个直觉,


刘国梁要跟他说的话会颠覆他的某些认知,


他不由得全身紧绷,不自觉地挺直了背专注的看着刘国梁,


正当刘国梁准备把当年的事和盘托出的时候,


有人轻轻的敲了敲他办公室的门,


刘国梁只得停下,他示意马龙先坐一下,


然后他喊了一声进来。


张继科从外面推开门,发现马龙直挺挺的坐在椅子上,


像等待挨训的小学生,张继科有点懵,


他下意识的不想在刘国梁面前面对马龙,于是他说,


“刘指导,你们有事,那我待会再来吧。”


刘国梁朝他招招手,我没事,你来的正好,


我正想和马龙说说当年你们俩的事情,”


刘国梁没想到张继科飞快的打断了他,


“我们当年还不就是打球,训练这些,有什么好说的,


那个刘指导,你要是没什么重要的事,


我想和你单独聊聊俩孩子违反队规的事。”


刘国梁明白这是张继科不想让他继续说的意思,


虽然不明所以,但是他仍然识趣的没有说下去,


而是转向马龙,


“那咱们就等会再说,你先回去,等继科跟我说完,我再找你。”


马龙深深的看了张继科一眼,


他不明白张继科在紧张什么,


然后他站起来,走出了办公室。


等马龙从外面关上了门,


刘国梁才对张继科说,


“继科,我想把当年的事情告诉马龙,


你们俩之间如果有误会,那也一起说清楚吧,”


说到这,他停顿了一下,难得的脸上出现可疑的红晕,


“你们俩如果还要在一起,我祝福你们。”


张继科看着刘国梁,脸上没有轻松,也没有快乐,


他想,不管是祝福还是什么其他的,都来的太晚了,


现在这一切,都已经毫无意义了。


“刘指导,我谢谢您,但是真的不必了,


我已经想好了,等这俩孩子的事情处理的差不多,


我就和我姐姐回德国了,


这回我来找你就是想告诉您一声,


我准备搬回去住了,这些日子,麻烦您了。”


刘国梁第一次觉得自己老了,


他有点闹不清楚现在的年轻人的套路,


明明前几天张继科还会看着马龙红了一双耳朵,


没过几天就变成这样了,


况且他不认为现在的张继科看起来心理已经恢复了健康,


从张继科进门,他就觉得张继科的脸色难看的吓人。


“为什么呢,我把当年的事情说出来,


你也就没有那么大的心理负担,也许你一下就好了,


心结就打开了,刚开始的时候是我没想明白,


其实从你一回来我就该跟马龙讲清楚的。”


张继科苦笑了一下,眼圈有些发红,


“真的不用了,我和他,已经回不去了,


与其说出来增加大家的负担,


不如就维持现状吧,有些事,一个人来面对就够了。


反正我也习惯了。”


刘国梁沉默了,他不知道自己能说点什么,


他想劝劝张继科,又实在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他只能沉默着,陪着张继科难过一会儿。


马龙走出刘国梁的办公室,


尽管他觉得不对头,


但是他还没有意识到他错过了一个多么重要的真相,


他只是觉得刘国梁和张继科都很不对劲,


正在他满心疑虑的时候,


许昕从对面走过来,


“你在这干什么呢?”


“没什么,刚才刘指导那出来,跟他交代了一下。”


“哦,我也正要去找刘指导,


科哥早晨跟我们说的应该我们配合的我们也都准备的差不多了,应该没啥问题。”


“你先别去找刘指导,继科在他那呢,你等会再去吧。”


许昕看着马龙阴晴不定的脸色,小心翼翼的说,


“你们俩怎么了啊,昨天我到医院的时候就看着科哥的脸色不对,


你今天一天都闷闷不乐的,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马龙沉默了半天,挤出一句,


“没事,我他妈的也不知道我们俩到底怎么了。”


许昕想了想,


“你也别这么生气,昨天你俩走了以后小博跟我说了挺多的,


我后来想了想他说的有道理,


小博跟我说科哥当年走肯定是有苦衷的,


要不你还是像我说的,跟他好好沟通一下,


哦,对了,刚才科哥跟我和小博说,


他马上就要回德国了,你们要再错过了,


可真就不知道得等到什么时候了。”


张继科又坐了一会儿,


跟刘国梁告辞,走出了他的办公室,


他一个人沿着基地的石子路,


慢慢的走,他想,这大概真的是最后一次了,


他想把这里好好的看清楚,这里有他的青春,有他太多的梦想,


他一边走,一边沉浸在自己的心事里,


不知不觉的绕到基地后面的操场上,


现在是下午接近黄昏,


操场上空无一人,张继科往看台的方向看,


意外的发现谢航一个人坐在角落里,


好像在抹眼泪。张继科走过去,


“小谢,你怎么了?”谢航抬起头,眼睛红红的,


“师兄,马指导跟我说了,凌一涵的胳膊好了队里要处分他,


要退他回省队,他打架都是因为我,


你能不能帮我跟马指导说说情,


要不让我回省队吧,反正我打的也没他好。


我们是最好的朋友,我不想跟他分开。”


张继科摸摸他的头,挨着他坐下,


他突然想起自己那个时候要被退回省队的时候,


临走的时候马龙来送他,他没哭,


马龙先哭了,一个劲儿的跟自己说,


“你千万不能放弃,我在国家队等着你,你一定能回来,一定能回来。”


他叹了一口气,想来就在眼前,其实原来小半辈子就这么过来了,


“小谢,这是没办法的事情,队里的规矩谁也不能破坏,


他自己的事情必须自己承担,


而且我想他也不会喜欢由你来替他承担的,


你们都还小,等你们再长大一点,就会明白,


这个世界上分离是随时随地都会发生的,


这是我们每个人都必须承受的。”


说着他摸了摸谢航的头发,换上了一个轻松的口吻,


“不过你不需要担心,


只要他够努力,他肯定能回来的,


在他回来之前你要好好的努力,不能掉队,


只要心不远,早晚你们还会遇到的。”


此时,太阳慢慢的转回西边,


把整个操场笼罩在一片金黄之中,


有人开始在操场上跑圈,


张继科没有再说什么,


也没有动,只是静静的陪着这个孩子,


度过或许是他年轻的生命里最伤心的时刻。


直到夕阳西沉,张继科拍拍谢航,


“好了,别哭了,回去吧,你要相信,一切都会好的。”


谢航站起来,感激的看着张继科,


他明白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的大人都会坐下来,


花这么长的时间安慰在大人看来也许根本不算什么的少年心事,


不知道为什么,他用少年人特有的敏感,


感受到了张继科心里的不开心,


他一下拥抱了张继科,“


师兄,谢谢,我一定会记住你说的话,


我会更努力的训练,我一定要在国家队等着他回来。”


张继科被突如其来的拥抱吓了一跳,然后他笑着揉揉谢航的脑袋,


“好,我相信你,到时候你们一起代表国家打比赛,


我一定买票去看,加油吧,小家伙。”


陪着谢航回去之后,


张继科想要回马龙住的地方去收拾东西,


他看了看表,现在是基地的晚饭时间,


他想正好,见不到也省的尴尬,他用之前马龙给他的钥匙打开门,


却发现马龙正一个人坐在那里,


没有开灯,他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按了电灯的开关,


突如其来的光亮让马龙不自觉的眯起眼睛,


他从下午和许昕在走廊里说过话后就一个人回了宿舍,


他一个人坐在床边上,


看着自己亲手布置的铺着蓝色床单的,


张继科睡过的床,整个下午他就坐在那里,


他想思考,却找不到自己的头脑,


他感觉自己的灵魂已经不知道飘去了什么地方


只剩下一个驱壳麻木的留在原地,


他的心里有愤怒,有难过,还有更多的是无处安放的爱情。


马龙牢牢的盯着张继科,张继科突然觉得自己像掉进陷阱里的兔子,


他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


把背抵在门板上,马龙站起来,


一步步地走向他,他伸出手把张继科困在自己和门板之间,


轻轻的说,“又想一个人不做声的走掉?


之前也是,跟我说什么结婚,说什么永远在一起,


然后就撇下我自己走掉,


现在又是,在街边吻我,然后又要撇下我走掉,


张继科,在你心里我到底是什么?


是你的一件行李,还是一件垃圾,”


他用力地抓住张继科的手,牢牢的按在自己的心口,


“你能感受到我的心有多疼么?


你感受不到,因为你根本就没有心。


我到底欠了你什么?你为什么一次次的耍着我玩,


我告诉你,这次说玩够了的只能是我,我没玩够,你就哪里也不能去。”


张继科感受着自己手掌之下马龙剧烈的心跳,


他觉得心疼又委屈,他觉得自己被击倒了,


被来自马龙强大的恨意击倒了,


他终于决定反击了,他用尽全身的力气一把甩开马龙的手,


把自己挣脱出他的桎梏。冷冷的说,


“马龙,”重逢以来,张继科第一次叫了马龙的名字,


“我,就算真的对不起全天下的人,我也从来都没有对不起你,


你高兴怎么想就怎么想吧,”


说到这,张继科觉得自己浑身散发出冰冷的寒意,


这寒意冻伤了自己,也冻伤了马龙,


他面无表情,仿佛站在这里的是张继科的另一个人格,


是他这些年在反复的痛苦和心痛里修炼出来的自己保护自己的另一个人格,


“就算是玩,我也不想和你玩了,可以了么?”


说完他回过身去拿自己的放在角落里的包,


他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


希望自己离马龙远远的,


这样他才能摘掉冰冷的面具,


一个人痛快的哭一场,哭他这些年不为人知的付出,


哭他那些年被自己亲手埋葬的爱情。


马龙走过去,一下拽过张继科的包,


用力的丢在一边,包包的拉链散开,里面的东西散落一地,


然后马龙抓住了张继科的手,


一下把他甩在床上,张继科觉得自己一阵头昏眼花,


然后他就看见马龙朝自己压过来,


他的眼神是张继科从没见过的狂乱和嗜血,他感觉到害怕,


他想挣开,却发现自己根本不是马龙的对手,


马龙紧紧的钳住他,一下吻住了他,


和那晚在街边的吻不同,也不同于他们以往的任何一个吻,


这个吻带着愤怒,甚至带着几分同归于尽的惨烈,


张继科觉得自己好痛好痛,


这痛苦超过了他以往经历过的任何痛苦,


他终于承受不住了,


他再也没有任何力量来维持自己的面具,


于是他感觉到自己哭了,


这眼泪好像是一盆冷水,马龙终于恢复了一点神智,


他撑起自己的身体,然后他看见张继科哭了,


他的眼泪那么多,成串的从眼角滚出来,


落在好看的蓝色床单上,像是大海里的珍珠,


马龙从没见过哭成这样的张继科,


在他的印象里,张继科只会找一个角落,藏起来,偷偷的流眼泪,


不管他经历怎样的质疑,


他都从来不会在人前掉一滴眼泪,


张继科紧紧的攥住了马龙的衣服,然后马龙听见他小声的说,


“别这么对我,我很疼。”


马龙的心瞬间被击溃了,他紧紧的抱住张继科,


重新亲吻了他,带着一点抚慰和歉意,


张继科把手环在马龙的脖子上,


他想,就这样吧,就算天亮我们还是要各走各的路,


起码现在我们是相拥着的。


窗外的月亮静静地照着交缠的一双人,


如果月亮会说话就好了,


那么它就能够把这些年见证的悲欢统统讲出来,


让两人的心里再没有秘密,可是它偏偏有心无力,


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月光轻轻的洒下来,温柔的像是抚慰。



评论

热度(252)

  1. 未朝起司君月落梅花远 转载了此文字
  2. 罗宾侠爱塞斯克月落梅花远 转载了此文字
    可能就吃这口狗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