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宾侠爱塞斯克

相逢正时当少年 (獒龙)

表姑娘跳皮筋:

完结啦

9
       中国队一般打完比赛就要队内总结,大多数的时候都是总结不足,也会表扬成绩。
       这次巴黎公开赛在两位新上任的教练带领下打的极为成功,在各国都派出了头号单打,高手云集的情况下没有输掉一场外战,秦帅和刘玉不辱使命,真的拿到了男双冠军,尤其是秦帅,把张继科的绝技用的风生水起,他以前鲜少打国际比赛,这次一冒头,外媒都疯了,管他叫中国的秘密武器。
        刘国梁当然的十分开心,破天荒的把张继科一通夸,他和马龙开会时一贯爱说小话,俩人正在嘀嘀咕咕晚上去许昕家里接孩子的事儿,就被刘局长点了名,张继科习以为常的以为要挨说,哐的一声立正起立答“到”,弄的所有人一阵哄堂大笑。
        刘国梁这些年已经彻底放弃了对他的治疗,根本没往心里去,点点手示意他坐下,“不用激动不用激动,夸你呢。”
        张继科挠了挠头,用胳膊撞了憋着笑的马龙,闹了个大红脸,就像20年前,两个人并排站在闷热的训练场上,你还是你,我也还是我。

        “这个......之前我们这个双教练还在考察阶段,现在看起来非常成功嘛,是哇,这一个主教练啊,确实是太累,两个人有商有量的互相帮助,共同进步,成果还是有目共睹的是哇,我们女队马上也要选主教练了,许昕你要不要跟方博试一下?”
       许昕飞速的在胸前划了个叉,“我拒绝,我生命这么宝贵,怎么能废在方博手里。”
       刘国梁被这么直接倔回来显得有点不爽,翻了他一个白眼,“我也就这么一说,你真当我放心啊……对了他哪天结婚来着?”
       “25号,”许昕笑的贼兮兮的,“您来吗?”
       “请柬都来了我能不去吗,他弄的这个日子,哎,年底结婚,本来大家伙年底就穷......”
       教练组自己开会的时候气氛还是很轻松的,都知道刘国梁在开玩笑,只有马龙挺意外的,他转头问张继科,“方博要结婚了吗?”
       “是啊。”他显然是早就知道的。
       “哦......”马龙愣了一下,没多说话。
       张继科看他脸色不太对,意识到了什么,赶紧跟他解释,“龙,你可别多想啊,方博可不是对你有意见,他就告诉许昕了,昕子昨儿下午碰见我的时候才告诉我,我也没往心里去,回家就给忘的死死的了......”
       马龙看他急的抓耳挠腮,心中的阴霾一下就扫的一干二净,扑哧笑了出来,“我也没说什么,你这么紧张干嘛,我就是有点意外,他老早之前不跟个主持人好着呢吗,现在还是那个吗?”
       张继科放下点心来,抖了抖绷紧的肩膀,回答他:“早就不是了,散五六年了,这个他走马路上一见钟情的,追着人家姑娘追到了海南,现在追到手了,给人骗回来的。”
       “真的假的?”马龙这些年跟兄弟们基本断了联系,现在听他说起这些八卦,一副很有兴趣的样子。
       许昕在旁边偷听他俩说话,这时候也忍不住了,“真的,千真万确,大马路上拦着人家要电话,差点当成流氓给抓起来,后来亮出自己特级运动员证,人才相信真是世界冠军,我也是不知道他没事带那玩意儿干嘛。”
       马龙想想那个画面实在没绷住,乐的脸都缩成了一团。
       刘国梁实在忍不了,老子开个会仨人不听就不听吧,以前马龙也顶多是在纸上画个小人,现在被那两个熊孩子带的越来越有恃无恐,完全是仗着自己可爱公然违反纪律,他拍了拍桌子,让仨人直接滚蛋。
       三个人光明正大的奉旨早退,惹得同事都拿斜眼咧他们。

       许昕早上坐地铁来的,现在蹭张继科的车回家,一路上哼着歌,马龙是只要听到音乐就会跟着唱,完全控制不住自己,调跑到了天涯海角,张继科仍然觉得可爱。
       许昕没有他那么厚的滤镜,身心都觉得很疲惫,直接把音乐掐了,说起马乐乐在他们家的时候都有什么好玩事,说他闺女太不矜持,晚上非要跟马乐乐一起睡觉,还让弟弟给他讲故事;喊着跟弟弟打比赛还让球,弟弟赢了她还哭,马乐乐自己拿零用钱给她买冰棍,又好的跟一个人似的,两个爹听得津津有味。
       许昕到了楼下才告诉他们:“对了方博晚上过来吃饭,你们俩也留下来吧,庆祝一下他有人要了。”
       张继科说:“我怎么听出点醋味儿。”
       “我是对这个世界绝望了,方博都嫁出去了,还能不能好了。”
       马龙说:“你就口是心非,他都这么大了,你该撒手撒手吧。”
       许昕点点头,“我原先都打算在我们家给他弄间屋子养老了,你不知道他之前失恋了那德行,喝了半瓶啤酒,菜还没上齐呢,就醉到桌子底下去了,他这个酒量,估计结婚那天能敬半桌酒吧。”

       他想到哪说到哪,说着就进了屋,哎呦一声吓了一跳,方博正跪在地上爬呢,身上坐着许笑笑“驾,驾,驾,干爹加油”的喊。
       许昕赶紧给闺女举起来,“祖宗快饶了你义父吧,他手腕不行啊。”
       方博还老大不乐意,“干嘛啊我跟我闺女玩呢。”
       “就知道玩,”他朝门口撇了撇嘴,“还不去参见队座!”
       方博这才看见张继科和马龙,“我靠,龙队,你是穿越来的吧,一点没变样啊,我之前听瞎子说你和继科儿调回国家队了还不相信,果然月老我只服刘指导一个人,你说他怎么想起来弄俩主教练这招的,是不是就为撮合你俩?”
       马龙又脸红了,他在这种事上开不得玩笑,上去揍了他一拳,“你这臭毛病又来了是吧,一天不怼人难受,刚才刘指导还说让你跟许昕一起带女队呢。”
       方博摊手,“我无所谓啊,我就怕瞎子控制不住自己会爱上我。”
       姚彦带着马乐乐洗手,这时候正好出来,跟他开玩笑,“那可不行,你都觊觎我昕哥好久了,还跟我玩近水楼台先得月啊,回头我告诉你媳妇儿去。”
       “我媳妇儿是正经人,不跟你似的思想这么不纯洁。”
       “方博你啥意思,我不是正经人了啊?”
       “哎呀,怎么总捡话听呢,你这我就不高兴了啊,我当初不还追过你吗,你自己跟许昕瞎一块儿去看对了眼,不然就没他事儿了。”
       “你快得了吧你,我们队除了孔令辉你不敢追你没追过谁,小枣还给我们朗诵过你写给她的情书,那文笔还不如张继科。”
       侮辱他的文学素养这张继科就不高兴了,“我怎么了我,范冰冰都说我诗好。”
       马龙本来正接过儿子的毛巾给他擦手,这时候也忍不住了,“那你跟范冰冰过去吧。”
       张继科又狗腿的哄他,“别别别,当着孩子给我点面子,”扔给姚彦一个盒子,“快闭嘴吧姑奶奶,每次都是你唯恐天下不乱。”
       许昕看见那盒子上的logo整个人都焕发了光彩,“哎呦科哥,这也太客气了,来就来吧带什么礼物啊。”
       马龙掏出俩冰箱贴,上面印着埃菲尔铁塔,“礼物在这呢,”他指着盒子说,“这是姚彦让我给她带的包。”
       许昕傻了,“多多......多少钱啊?”
       姚彦一个飞眼,“我花我工资买的你有什么意见吗?”
       “没意见没意见,我这不想着给你报销嘛。”
       “报销?”姚彦立刻眼神凌厉,双手叉腰,怒目横眉,“许昕你哪来的钱给我报销?又把奖金眯起来了是吧?”

       许昕生平藏过四回奖金,都是没捂热乎就被发现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张继科喝了酒,马龙开车带一大一小回家,他离婚的时候把车子房子都给了孟云,张继科本来想让他开自己的,或者再给他买一辆新的,马龙没同意,也确实是没必要,他已经习惯为了生活奔波,什么苦都吃过,这都算不上委屈。
       张继科现在基本上是在溺爱他,给他买吃的喝的玩的,洗衣服做饭擦奖杯,想把自己的一切都给他,才觉得爽,他喝了一点白酒,整个人晕晕呼呼,眯过一小觉之后睁开一丝眼缝,朦朦胧胧地看到马龙的侧脸,在霓虹灯下散发着温柔的光芒,忍不住抬起手去摸。
       马龙低下头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你醒啦?不难受吧?”
       张继科摇头,他现在就算被人揍一顿也不会觉得难受,只觉得幸福,希望车永远也不要停,一直开到两个人两鬓斑白,牙齿掉光。
       他说:“小龙,咱俩结婚吧。”
       声音很小,马龙只听到了结婚两个字,以为在说方博,俩人刚才酒桌上答应了给当伴郎,就应道:“是啊,月底才结婚呢,现在不着急。”
       张继科往上坐了坐,清了清嗓子,这次终于说清楚了:“马龙,我说咱俩,结婚吧。”
       马龙心上一松紧,方向盘就没握好,赶紧打了闪火靠边停车,“你说什么?”
       他有点不敢相信,倒不是怀疑张继科骗他,主要是他现在晕晕乎乎的说这没边际的事儿,马龙怕他醉了。
       “我把现在的房子卖了,咱们再去买一个,写咱俩的名字,算是一起买的,把乐乐的户口也迁过来,我让你当户主,好不好?”
       马龙没想到他不是随口一说,是确确实实想到了执行力这么强的方法,一时反而愣住了,过了半晌才吐噜了一句,“可是我没钱呐。”
       张继科笑了,揉他的脑袋,“宝宝我在跟你求婚呢,你怎么回答我这个?”
       马龙脸红了,躲着不让他摸,指了指后座,“孩子在呢,回家再说吧。”
       张继科才想起后面坐着马乐乐,就扭过去问道:“乐乐,我和爸爸结婚好不好?”
       马龙急了,“张继科你喝多了吧?”
      “我跟儿子说话呢,”张继科没有气馁,不接他的茬,“乐乐,我跟爸爸结婚你同意不同意?”
       马龙没辙了,气鼓鼓的扶着方向盘。
       马乐乐正在吃临走的时候许笑笑塞给他的红果片,一片一片甜丝丝正觉得美,突然迎头砸下来这么大一件事,为什么大人们结婚要问我呢,大人们太奇怪了,你们想结婚当然就可以结婚,有什么同意不同意呢,你们自己喜欢不就行了吗……难道要我以后喊继科儿叔叔妈妈在征求我意见吗?
       妈妈太奇怪了,我还没见过男妈妈的,那跟爸爸结婚的叔叔应该叫什么呢?
       他想了想,小脑袋瓜子还是聪明的,解开安全带跳到了前排,搂着张继科的脖子叫道:“继科儿爸爸!”
       两个大人都傻了,张继科的心里简直放起了烟花,这儿子太给力了,被家属肯定之后信心猛增,得意了起来,再次问道:“马龙,好不好?”
       他握着马龙的手,感受他轻微的颤抖,望进他的眼睛里,他历尽沧桑,磨尽锐气,但是依然温柔又帅气的爱人,点头,说道:
       “好。”
       没有戒指,没有鲜花,连小红本本都不会有,不需要任何证明,我答应你了,就是白头偕老。

       方博结婚那天,张继科基本是无所事事,许昕比他俩更像伴郎,跑进跑出忙前忙后,衣服配件首饰红包都揣在自己兜里,交给谁也不放心。
       马龙倒是个细心的,但是他比方博还忙,远道而来的队友们看见他比看见方博激动,尤其是陈玘,抱着他就像失散多年的孩子,一个劲儿的说小龙人长大了,夸他穿西装好帅,方博在一边老大不高兴,“玘哥,玘哥今天我结婚。”
       陈玘呛他,“结婚了不起个啥,谁没结过呀。”
       结婚还要挨怼,方博表示太没天理了,把他们都轰了出去。
       许昕帮他打领带,弄头发,戴胸花,问:“帅吗?”
方博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和许昕,甜傻的乐:“帅死啦!”
许昕也笑了,却收起了平日的戏谑,他揉着方博的后颈和肩膀,嘱咐他:
       “方博儿,以后好好过日子。”
       “嗯!”

       新娘子长的果然很好看,艳光四射,是方博会喜欢的样子,性格也不错,许笑笑和马乐乐给她当花童,许笑笑没有一刻老实,拎着婚纱总想往里钻,吓得新娘子直求饶,“好笑笑,你乖乖的,阿姨回头给你买娃娃,好多好多娃娃。”
       许笑笑就甜美的站好了。

       音乐响起来,灯光打在舞台,一对新人走向彼此,忠诚宣誓,神圣又庄重,方博紧张的不行,生怕念誓词的时候结吧,没想到关键时刻很是给力,深情款款的他都没想到,感动的自己热泪盈眶。
       当主持人念出“无论贫穷还是富贵,健康或是疾病......”的时候,马龙撇到了张继科的嘴角,他偷偷的说了一句“我愿意。”

       刘国梁依旧作为证婚人上台讲话,他带的一批队员该结婚的都结婚了,方博几乎是最后一个,所以有些激动的跑题,看着台下大大小小和他同期的或者亲手拉巴起来的人,说到:“乒乓球我干了一辈子,你们当中很多人也干了一辈子,是你们的事业,也是你们的梦想,希望你们无论未来走到哪里,做什么样的工作,都不要忘了自己在训练场上流下的汗水,以及......”他顿了一下,看了一眼两个伴郎,“和你们并肩站在一起人。”

       马龙的眼前像过电影一样。
       两个人从15岁进入国家队,就是注定要站在一起的。
       从训练场,到领奖台,到这里,这一路20年,走的跌跌撞撞,爬到过顶峰也摔进过泥里,但起码总有人与我并肩,不管并肩是否成王,你与我却永远成双。
       在最敢爱敢恨的年纪遇见你真的是太好了,相逢正时当少年啊。
       “继科儿,”马龙握住他的手,攥得紧紧的。
       他说:

       “我也愿意。”

      (完结)

----------------------------------------------
写完啦等番外
番外你们应该懂
应该很快就出来
我也就这么一说
反正胖球传统跑火车
谢谢大家喜欢这个故事就不多说了我又不退役。

相逢正时当少年

相逢正时少年郎
獒龙珠玳对轻狂
风云散尽千帆过
鹤发执手岁月长

评论

热度(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