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宾侠爱塞斯克

军人与医生·番外3·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只用来看文偶尔写点:

十年,三百六十五乘以十再加两天,一共三千六百五十二天,再往前往后加减几个未知的天数,这是陈玘失去邱贻可联圝系的所有时间。


而对王皓而言,这是他陪在陈玘身边的天数,唉,不是,只是三分之一罢了。


从出生那年开始,他们就在一起了,同样都是C大医院的子弟,他们一起玩一起闹,一起闯祸一起挨骂,一起上学一起打球,但凡能想到两个人可以一起做的,他都和陈玘一起做过。甚至在陈玘和邱贻可在一起之后,他还陪着陈玘去临时看过一场陈奕迅的演唱会,后来邱贻可失去联圝系了,他又陪着陈玘去听过一场五月天。


 


有的时候想想,有些事情还真不能勉强,冥冥之中自有定数,他和陈玘一直在一起又怎么样,别人是相见恨晚,他两呢是相见恨早,不管是十年圝前还是十年后,他两大概总归只能做朋友。


而陈玘和邱贻可呢,邱贻可可以不告而别,可以杳无音讯,但是对陈玘而言,都会是突然好想你,你会在哪里,过得快乐或委屈。


 


王皓叹了口气,从淋浴间出来,换上衣服,打开门便看到马龙穿着白大褂举着杯咖啡等着递给他。


“怎么没回家?”


“接下来三十六个小时比较关键,我得守着。”


十几个小时的手术,马龙的卧蚕很自然的变成了眼袋,加上昨夜和张继科长谈了一晚,眼袋上又加了深深的一片黑眼圈,像被打了似的。


王皓接过咖啡喝了一口,有点苦:“科子该心疼的。”


“估计这会他都睡了。”


“哟,昨晚不可言喻了?”王皓勉强地打趣马龙。


马龙摇了摇头说:“没,聊天聊晚了。”


“只盖棉被纯聊天?你两这一把岁数了倒更纯情了啊。”


“皓哥,我让林高远送你回家吧。”


王皓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龙仔,我没事,不过你要不放心,就让小远送吧。”




王皓确实没什么事,心跳没有过速,血压也没升高,因为太饿了还拉着林高远去医院对面买鸡脆骨,啃得嘎嘣嘎嘣的香,能有什么事啊。


但是,就是心里有点堵着慌,他又朝老板要了两厅青岛啤酒,咕噜咕噜的灌了大半厅,胃顺畅多了,但是心还是堵着。


邱贻可送来的时候,陈玘的反应,他大概这辈子都忘不掉了,冷汗直落,脸色惨白,骨节青紫,如果不是秦志戬果断的给他注射圝了镇定剂,他大概就要一次急救两个了。


“皓哥,差不多了,再吃下去,玘哥该念我带坏你了。”


看着林高远一脸无措的样子,王皓叹了口气说:“放心,他这些天估计都没空管我。”


是啊,哪有什么空管他,别说现在邱贻可条腿都踏进地府了,当年邱贻可好好地时候,他从来都排不上号。


只要邱贻可在,他就只能一个人一边待着,看着他们两去吃饭逛街看电影。


那时候,他想,算了,认识得早也没什么用,人家压根也没往那方面想,自己也就退一步做个朋友就是了,要知足。


王皓从来都舍不得对别人狠心,更舍不得对自己狠心,他狠不下心在陈玘和邱贻可异地的时候去撬墙角,也狠不下心让自己远离陈玘,所以就干脆放宽了心,待在最适合他的位置上,做陈玘的发小,玩伴,竹马,挚友,就行了。


就行了。


 


可是有的时候,世事难料。


突然有一天陈玘收到了一封信,据说是邱贻可出任务前写的。


陈玘捏着那封信,什么也没说,一个人躲在宿舍里哭得很悲怆,是的,很悲怆,似乎天崩地裂了一般。


王皓就在房门外守了一天一夜。他不担心陈玘会做傻事,陈玘是多通透的一个人,哪怕再痛苦,心底也知道有些事是没办法的,陈玘只是需要宣圝泄情绪,需要让自己从理智和感性上都接受这一点。而他要做的就是守在外头,万一陈玘情绪过于激动昏倒了或者脱水了,他能及时的发现,也幸好他一直守着了,第三天,陈玘打开房门,还没来得及说上一句话,就直接晕倒在了他的怀里。




后来,后来陈玘消沉了一段时间,然后渐渐恢复到像以前一样,该上课上课,该做实验做实验,该玩该闹,该吃该睡,一切照常,仿佛邱贻可这个人从来都没有出现在他的生命里。


但是王皓知道,陈玘心底有个伤口,不能碰,大概会愈合然后结疤,但是他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像以前邱贻可在部圝队上的时候一样,陪着陈玘。


本科毕业之后,他们留在了C大直博,他跟着吴敬平教授,陈玘跟着李晓东教授,一个专攻急救,一个专攻心外。他们一起进了818实习,一起度过了职业生涯的第一个大夜班,一起搭档第一次做手术的主刀,一起把病患从生死的关头救下。


他从来没有跟陈玘说过一个爱字,在他心里多少觉得自己有些趁虚而入,而同时,他也害怕他提到爱会撕圝开陈玘的疤。但是不提,不代圝表对方不知道。


他知道陈玘是懂的,而他可以等,等到陈玘愿意回应的那天。


 


那一天来得并没有太晚,博士论文答辩完,他们买了票去听了一场五月天。


在全场号唱知足的时候,他影约听到了陈玘的抽泣声。


那样的回忆,那么足够,足够我天天都品尝着寂寞。


他没有转头,也没有发声,只是张着嘴,朝着舞台说了一句,我爱你。


就在他嘴巴合上的那刻,他感到陈玘的手握住了他的手,然后,微微地摩挲,十指紧扣。


 


有人说,一个人这辈子谈两次恋爱最好,一次惊艳了时光,可能会过于耀眼而被刺痛,但是仍然相信爱情,然后再一次,温柔了岁月,细水长流。


大概真的相遇太早,在还没有爱情的时候,就已经转变成了亲情,注定没有办法去惊艳时光,但是能做陪伴他一辈子的那个人,难道不是更加幸圝运吗。


我要相濡以沫,不要相忘于江湖。


王皓重重的点了点头,有狠狠得摇了摇头。 


“皓哥,你还好吧?”


“老板,再上两瓶,我没醉。”


“喝醉了都说自己没醉。”林高远赶紧止住了小店的服圝务生,扔了两张大钞,赶紧把王皓架走了。


其实王皓是真的没醉,放眼整个818,没有几个人能喝倒他,但是他也不想让林高远担心,于是踉踉跄跄地任由林高远拉着回家了。


 


王皓做了很长的梦,梦到这十年来的点滴,说起来,他才是这段感情里的追求者,但是大多数时候都是陈玘在照顾他。陈玘会担心他急救错过饭点,每晚都会往他的储物柜塞零食,他喜欢吃鸡脆骨,陈玘隔两天就会去对面的小吃店给他买,他喜欢吃橘子,陈玘隔两天就会送上一大袋的橘子,有的时候两个人都闲,就是他在吃,陈玘还剥给他吃。


然后他很快从818的王祖贤变成了王团团。


他们是三年圝前结的婚,在两个人三十岁那年,也就是那谁消失了七年的时候。


求婚的是陈玘。


他曾经以为他们两这辈子都不会进入婚姻,他从来都不提这事,因为陈玘曾经说过这辈子他只跟邱贻可结婚。所以当陈玘拿着钻戒走到他面前的时候,他除了激动就只剩下激动了,直到马龙在旁边催促着“皓哥皓哥,你愣着干甚么咧?!”他才知道伸出手去。


然后他还梦到根本就没有邱贻可这个人,只有他和陈玘,从年少到白头,都只有他们两。


可是突然就转到了昨天,他和陈玘正在急救的办公室吃饭,急救车停在了医院门口,从车上抬下来一个人,满身血污,再然后陈玘带上口罩和手套跑到了平行车边,哐当一声,手术刀从他的手里掉落。


“...邱...邱贻....可.......”


“邱贻可,你他圝妈不许死!”


“小远,拉开陈玘。”


“赶紧给马龙打电圝话,快点。”


“肾上腺激素5毫升。”


“起搏器,Clear!”


“Clear!”


然后画面突然安静平和了下来,金色的阳光洒在病房里,陈玘紧紧地握着邱贻可的手贴在脸上,然后食指动了,那双眼睛睁开了。


“玘子?”


“对,是我。”


“对不起。”


陈玘摇头,嘴巴一张一合,他听不到他说话,但是看懂了陈玘的口型:“贻可,我爱你,我一直都在等你。”


然后梦醒了,王皓拿过床头柜上的闹钟,不过才睡了两个小时,但他觉着疲惫得像过完了一生。


翻了一下通讯录,他按下马龙的号码:“龙仔,邱贻可怎么样了?”


“各项指标都挺稳定的。”


他沉吟了一会,才问道:“嗯,他呢?他在干嘛?”


“额,玘哥没事,在ICU外头。”


“龙仔,劝你玘哥吃点东西。”


“放心。”




邱贻可的伤情得到了有效的控圝制,三天之后从ICU转出来进了普通病房,只是身圝体虚弱一直处于半昏迷状态,马龙想劝陈玘回去休息,但是陈玘半步都不肯离开,王皓也随着陈玘,还找副院长王涛走了个后门,让陈玘也住进了那间病房。


王涛有些不忍,欲言又止得最后只叮嘱了王皓一句:“你两折腾了这么些年,婚都结了,该把人领回家就领回家。”


王皓摇了摇头说:“涛叔,玘子这些年心里苦,我能让着点就让着点吧。”


 


这一让就是大半个月,让到邱贻可从昏睡到清圝醒,让到邱贻可把当年家里出事假装叛圝变做卧底的事解释清楚,让到陈玘心结尽解,让到他两甚至和好如初。


病房内的气氛那么热烈那么和谐。


陈玘正在给邱贻可削平果。张继科搂着马龙跟邱贻可介绍这是他的爱人,许昕方博周雨几个围着床边嚷嚷着“组长,我们真的好想念你。”连一向不怎么苟言笑的肖战也笑得灿烂“太好了,任务完成了,最重要的是人也好好的回来了。”


 


王皓觉得,自己和他们真的格格不入,他甚至都不敢走进病房,他不知道陈玘会怎么跟邱贻可说起他,是当年一起玩过的朋友,还是如今已经成为家人的“爱人”。


他有的时候会觉得,陈玘这些年来对他的好,是有亏欠的成分在的,自己无所求的守了他那么多年,同时全身心的爱了他那么多年,但是他心底有一部分已经留给邱贻可了,所以才会愈发地对自己好,而愈发的对自己好,也代圝表着他愈发的愧疚内心那部分给不了他的爱吧。


陈玘那么善良,他做不了那个决定,那就由自己做吧。




“皓子,这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


“辞职信也叫字面上的意思?”王涛大怒直接把信甩在王皓的胸口,“回去好好想想。”


“涛叔,您知道的,我一直想出国深造,以前没走成,现在时间正好。我上周圝刚和樊振东在美国的导师联圝系了,他们刚巧空出一个位置欢迎我过去做访问学者,时间不长,就两年,邀请函也发来了,他们挺有诚意的,我也想去。”


王涛大手一挥:“停薪留职就可以了,你去交流访问也是好事,院里肯定支持,犯不着辞职。”


王皓沉默了半晌:“如果有机会,我想以后就留在那边了。”


“哼,玘子同意?玘子可最不愿意出国的。”


“我跟他,正在协议离圝婚。”


“砰。”王涛把手中的茶杯狠狠的砸在了桌上,冷静了好一会儿叹了口气说,“你们年轻人的事,我怕是管不动了,我也不管了。辞职信拿回去,国你照出,过了两年,确定留在那边了再把辞职信给我寄来。”


“谢谢涛叔。”王皓捡起辞职信,走到门边,“涛叔,我先走了。那个,我出国的事,您能先不跟玘子说么?”


“哼。”


 


王涛到底心疼自己的看大的孩子,加上陈玘这些日子一直在医院陪着邱贻可,他看在眼里,心里早就意见大了。想着王皓出去调整一段时间也好,如果陈玘真的无所谓,调整了两年,兴许就好了,如果陈玘心里是有王皓,那也让他吃点苦头。


所以在王涛有圝意的安排下,王皓的离职手续在不动声色中处理完了。


出国手续也办圝理得很快,买了机票,王皓很快就整理完了两个大箱子的行李。


 


临走前一天,他去找到了做民事律师的丁宁草拟离圝婚协议。


得知王皓要和陈玘离圝婚的时候,丁宁感到十分纠结,她和王皓陈玘认识了很多年了,虽说他两结婚得晚,但是这么多年,在她看来,他两就是模范恋人和模范夫圝妻,彼此迁就彼此关心,甚至都没吵过架红过脸。


我再也不相信爱情了。单身多年的丁宁第一百零一次地感叹到。


她本想劝几句,但是看着原本被陈玘养胖了几圈的王皓现在快瘦回大学时代了,丁宁也不好多问什么。抱着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的心里,她只想借着手续繁杂想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


可是却没想到王皓说,不用那么复杂,我净身出户,明天就要去美国了,我签个授权书,后续的事你来处理。




王皓又一次把陈玘换洗的衣服送到了医院,和之前他让马龙转交不同,这一次他直接走向了邱贻可的病房。陈玘正从病房里出来,拿着两个饭盒准备去食堂打饭。


“皓子,这么多天,怎么一直没看到你?”大概是因为邱贻可的伤势好得快,陈玘的心情也特别好,好到他没有注意到王皓瘦了,更没有注意到王皓的表情有些忧伤。


“急救忙。这是今天的衣服。”


“诶,好咧。吃饭了吗?”


王皓很想说没有,但是他又有些怕是不是这顿饭吃了就真的是散伙饭了:“没呢,准备回家吃。”


叫我一起吃吧。


“行,那你路上注意安全。”


原来他两真的很不像爱人。


“好,再见。”


“再见。”


 


机场是什么地方?


据数据统计,机场是这个世界上眼泪最多的地方,甚至比医院还多。


那里有到达的重逢,更有离境的生离。


没有人知道,分离的时间会是多长,一周,一个月,一年,还是一辈子。


一辈子。


 


“请前往洛杉矶的王皓先生立刻赶到H22登机口,请前往洛杉矶的王皓先生立刻赶到H22登机口,您的航班CA681即将起飞,您的航班CA681即将起飞。”


真的要走了,再也没人会来留自己了。


“请前往洛杉矶的王皓先生立刻.......”


“王皓!”


脚步戛然而止,是因为太期待,所以产生幻觉了吗。


他摇了摇头,抬腿准备去紧急安检口。


“王皓,你给我站住!”


那个声音越来越近,然后有个人冲了上来,熟悉有力的手臂从背后抱住了他。


“皓子,你也要不辞而别吗?”那个声音还是那么的清脆好听,却带着不安和紧张,“你要不辞而别?你要跟我离圝婚?对吗?”


“是的。”


“为什么?”


“他回来了。”王皓紧紧得握着拳头。


“是,邱贻可是回来了,他已经没有家人了,唯一的一个姐姐现在还有伤圝残,除了我,没有人能照顾他,我以为你懂的,你不相信我吗?”


“还是我的感情对你来说一点都不重要?”


“不是的。”


那张明明已经过了而立却仍然像个少年人的脸出现在了他的眼前:“不是的?那你偷偷去找小胖安排圝出国交流?不是的?那你去找王院要辞职?不是的?那你去丁宁办离圝婚?”


“我们从出生就在一起,相恋了五年,结婚三年了,比起龙仔和继科的半生,我两是一生,你知不知道什么叫一生?!”


“我不想让你为难。”


“不想让我为难?为什么难?王皓,你是不是傻啊,你有没有问过我我想要的是谁?十年,已经过去十年了,是,当年他突然消失,生死不明,我是很伤心很难过。但是都过去了,翻篇了。”


“你才是我的爱人!结婚那天说什么了,说好的一辈子,一辈子!少一天少一分钟少一秒都不叫一辈子!”


 


泪眼婆娑的王皓抱过陈玘。


歌里唱得一点都不对,他觉得自己好贪心,但是贪心得理所当然。那样的回忆,怎么会足够,他为什么会想着要去守着回忆过日子,一个人守着回忆又怎么能过日子呢。


 


“不要生气了嘛。”


“哼,不要生气,你知不知道我回到家里看到你的东西都没了,我心里有多慌,你知不知道丁宁给我打电圝话的时候,我都快背过气去了。不生气?!我能不生气?!”


“我错了。还有,我爱你。”




PS


我去,我竟然一口气写了五千多字,军人与医生所有的故事就此完结,该交待的都交待了,OOC是我的,不合理也都是我的,专圝业错误也都是我的错,文笔渣也是我的错,我错了。


这个故事一开始的构思是从科龙开始的,然后想到了杀团。我真的很喜欢邱哥圝哥,但是抱歉,一开始就没想到要怎么安排邱哥圝哥,所以他暂时就只能孤家寡人了~


写这篇番外的时候,我同时想起了我童年喜欢的一对CP,徐飞和武俏君。


徐飞有个前女友,突然失踪了,是因为徐飞做圝卧圝底的时候得圝罪圝了人,然后那个人为了报复徐飞把他前女友绑圝走了。那个姑娘在逃跑的时候还断了一条腿,又被圝抓圝回去了。


失去前女友踪迹的徐飞因此变得比较偏激和桀骜,直到遇到心理医生武俏君。


俏君是个温柔开朗的姑娘,她在给徐飞做咨询的时候知道了徐飞的心结,后来他们一起经历很多案圝件,她喜欢上了徐飞的深情和出色的能力。徐飞也渐渐对俏君谢下了防备,然后他两恋爱了。


在准备结婚的时候,徐飞的前女友回来了,徐飞知道当年全部的缘由。尽管俏君已经是他的挚爱了,但是他的前任是他必须担起的责任。


最后一集在医院的时候,俏君问徐飞大圝意圝是你不担心我不圝救她?


徐飞说,不会,我爱的女人不会这么做。


然后两人吻圝别,我哭成狗。


这里的王皓和陈玘当然和俏君徐飞不一样,他两自小相识,彼此了圝解,只是在陈玘没有料到他和王皓的友情变圝质的时候,遇到了邱贻可,人总是会贪新鲜的,然后爱上了邱哥圝哥。


后来邱哥圝哥离开,王皓十年一日的陪伴和深情,肯定感动了陈玘,这份感情里有感激,有亏欠,有爱情,有亲情,具体哪一种,没分得那么清楚(其实就是我自己没写清楚,啪,打脸)。


但是对于王皓来说,后来所有的事都是陈玘圝主圝动,是陈玘要一辈子,就够了。


好了,我可以去圝死了~


这几年渐渐写了一些中篇,每次写完就会想抽圝自己,看了不少的书,但是为神马文笔和对全文的结构和节奏掌控就是没有一点进步呢!!


 





评论

热度(160)

  1. 罗宾侠爱塞斯克只用来看文偶尔写点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