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宾侠爱塞斯克

【龙獒龙】万水千山走遍 chap.13 完结啦!

喜欢了

富强和谐民主公正:

律师AU


完结啦!靴靴有看的菇凉们!


之前的外链我都补了简书了,没能上车的GN可以回去补补票啦


补一个第一章的链接在这里


————————————————————————————


马龙在南非遇险的经历一时间成了整个双子星事务所的话题中心,就连其他律师事务所也有不少人听说了,慰问和要请他吃饭压惊的邮件塞满了他的邮箱。马龙一封一封地看,然后一封一封地回复,午饭和晚饭的局瞬间排满了半个月。张继科有点郁闷,马龙奇怪地说你郁闷什么,不和他们吃饭也无非是在所里和你们一起吃外卖——天天从早到晚泡在一起你不想吐?


张继科想他说的有道理,可是事情刚过去,给他造成的心理阴影还没有完全痊愈,他恨不得把马龙拴在自己裤腰带上才能安心。但他没有什么正当的理由去干涉马龙的社交活动,他们现在身处首善之都,活动半径不超过三公里,约他吃饭的人也都是圈子里熟识的人物,安全得要命。于是张继科只好眼巴巴看着马龙在半个月内吃遍了附近粤菜云南菜川菜日本菜西班牙意大利韩国墨西哥各种饭馆。吃完午饭回来的时候马龙会给张继科带一杯加了很多糖的咖啡,吃完晚饭回来的时候会给他打包一个素菜。晚上行政妹妹过来统计外卖人数的时候张继科一概拒绝加入,抱着他的电脑一边工作一边等着马龙。


“科哥就像在等狱卒来送饭的犯人似的。”周雨如是评价,然后被张继科慈祥的微笑吓得落荒而逃。


半个月后的某个清晨张继科不让马龙起身按着他在床上胡搞,完事后一边捏着他汗湿的腰一边说:“龙你看你腰是不是粗了?肯定是,你的腰围我还是很清楚的。”


马龙白了他一眼翻身下床,张继科百无聊赖大字型躺在床上,听着马龙在卫生间里把体脂秤拖出来的声音,叮叮哐哐的。


“怎么样啊龙?”他拖长声音问。


马龙说:“不怎么样。”


“多少?”


“你别问了,记录我也消了。”马龙沮丧的声音传过来:“我得开始泡健身房了。”




马龙始终没有告诉父母他在南非的经历,他实在不想令他们再受更多的刺激。对于他和张继科的关系,他也并没有急着向他们多解释什么,尽管他偶尔还是能感觉到母亲投来的忧心忡忡的视线。在他又一次在周末回家吃饭的时候拒绝了相亲的提议的时候,母亲的慌张几乎是显而易见了。


“你这孩子怎么眼光这么高呢,我看人家这女孩儿挺好的,看着像个能照顾人的。”还不太明白内情的父亲数落着马龙。


马龙一边啃排骨一边笑:“我用不着人照顾我。我喜欢的人必须得是一等一的厉害人物,就这么简单。”


父亲就不乐意了,开始发表他对和睦的家庭关系的心得的演讲——男主外女主内呀,成功的男人背后的女人啊,之类的。马龙听着,点着头,帮他剥了几只虾放进碗里,拿了纸巾擦掉桌子上刚溅上的一点汤汁。在他吃了虾之后马龙笑眯眯地问:“爸,儿子伺候您就不好吗?非得儿媳妇儿?”


“什么话。”父亲气鼓鼓地说:“叫你娶媳妇也不是为了伺候我,我成什么了?”


“您还是先专心把身体养壮点准备手术吧。”马龙说。


马龙父亲的手术请到了很有声望的心血管外科专家,是张继科从中牵的线——医院以前卷入的纠纷曾经委托肖战师徒解决争端,欠下了张继科不小的人情。张继科甚至没等马龙开口,只是回家的时候看到了马龙扔在茶几上的病历,就打了电话托人。


“你可别以为你托了人,回头我爸就会给你好脸色。”马龙捏着他的手开玩笑:“我猜他不吃这套。”


张继科倒是满不在乎:“你别说是我找的人不就完了。你爸要动手术,我还能一点力都不出?”


马龙拍拍他的膝盖:“谢谢你。”


张继科一直没有催促马龙向他父母坦白他们的关系和今后的打算。从前一切都不明朗,他不敢催。现在更没必要催——他知道马龙是个心里有主意的人,更何况他从小到大对于马龙简直有着某种程度的迷信。既然马龙和他是一条心,那他相信马龙的所有行动都会是最好的安排。


马龙父亲入院准备手术的那天马龙请了半天的假,在医院里帮忙办手续,上下打点。马龙父亲知道能请动这位专家是不寻常的,在专家离去后有些惊异地问马龙:“儿子,你现在有这么大的面子吗?”


“哪能呢。”马龙一边收拾着病房一边说:“是所里一个同事牵的线,他们有点业务往来。”


“那回头得好好请人家吃顿饭谢谢人家。”


“等您手术后养好身子吧。”马龙说:“肯定叫上他,咱们一起搓一顿庆祝庆祝。”


陪父亲在病房里吃过午饭后马龙拿上了公文包准备回去工作。母亲跟上来送他到走廊,迟疑着开口:“儿子,你刚才说的帮忙安排手术的所里同事……”


“是继科儿。”马龙笃定地说:“妈,我这也算是给您打个预防针,您做做心理准备吧。”


“你这孩子怎么…!”


马龙笑了:“这么倔?可能是遗传吧。”


她举起手要打他。但马龙抓住了她的手,然后把她拉近自己抱了一下:“妈,我和继科儿不打算再分开了。但您得明白我特别爱您。”




手术很成功,马龙父亲休养了几天就出院回家了。他张罗着请帮了忙的马龙同事来家里坐坐,马龙说再过一阵子吧,最近他有个大案子正在紧要关头,特别忙。


“这都快过年了,还闲不下来?”马龙父亲摇头叹气:“你们这行真是的。”


肖战张继科他们的确要卡着年前的死线提交一大批文书。案子进展到这个地步,非诉组的马龙他们已经帮不上太多的忙,都渐渐地回头专心做自己的业务了。每晚马龙自己回家睡觉,常常都不知道张继科是什么时候回来的,除非张继科恶意要把回家路上冻得冰凉的手伸进被窝里贴马龙的腰。


过年的几天他们稍微松了口气。除夕当天张继科回了青岛老家,躺在爷爷家的沙发上一边看着喜气洋洋的电视节目一边给马龙发微信:“想你了。”


马龙正在帮母亲拌饺子馅儿,看到手机弹出来的消息忍不住笑了,用一指禅戳屏幕回复他:“我也是。”


也许他是笑得挺傻挺甜蜜的吧,父亲突然开口问:“跟谁发信息呢?”


“朋友啊。”马龙回答。


“一般朋友?”父亲看起来蛮高兴:“还是对象?看你笑的。”


马龙往肉馅里加了一勺水继续搅拌:“您够八卦的,还真是对象。”


“你个臭小子,有对象还想瞒过你爹?姑娘啥样人?”


“不是姑娘。”马龙抬头看着父亲:“是张继科。”




“然后呢?”张继科在电话那头问:“你爸身体没受什么刺激吧?”


马龙靠在阳台栏杆上,冻得哆哆嗦嗦的:“没有。”


张继科在那边沉默了一会儿,马龙能听见他点烟的声音。


“那他怎么说?”张继科叼着烟口齿不清地又问。青岛风大,耳机里呼呼地响。


“他哭了。”马龙说:“可是他不是生气。我想我伤了他的心吧。”


楼下小孩子在点鞭炮玩,胆子小一点的在放小花炮,喷着红红绿绿的火花满地乱窜,胆子大的点挂鞭,噼噼啪啪霸道极了的炸裂声,感觉起码有五千响。张继科出神看了一会儿,又对着手机说:“龙,别怕啊,哥哥陪着你呢。”


马龙轻声笑了:“新年快乐,继科儿。”


“哎,新年快乐。”


“旗开得胜。”


“一定。”




“继科儿啊,有时候我想,如果时间能倒流……”


开春的时候香港已经热起来了,空气湿黏得要了双子星一群北方人的命。尽管如此,开庭的感觉依然很不错。仲裁审理结束后,肖战大手一挥带领一群人攻占了兰桂坊一间酒吧,所有人都喝得晕乎乎的。马龙和张继科窝在角落一张皮沙发上,被巨大的观叶植物挡着。张继科身上还穿着开庭时的三件套西服,但此刻他手里拿着杯加冰威士忌,嘴里叼着马龙白皙的手指,挑起桃花眼看着马龙:“什么?”


马龙用手指按着张继科的舌头,享受着被他舔舐的感觉:“如果时间能倒流,高中那年你第一次亲我的时候……我一定不会回应你的。”


张继科轻轻咬了一口他的手指,闷闷地笑:“可惜,没有后悔药。”


马龙抽回了手指,换上了自己的舌头。他们在绿叶的掩护下胡乱地接着吻,张继科的酒泼在了马龙的衬衫上。潮湿的空气让他们汗意蒸腾,鼻腔中都是让人沉湎的醉意。


如果当初没有那一刹那冲动的火花,他们现在又会在哪呢?张继科吮吸着马龙的舌尖模糊地想,也许马龙已经成家了,也许他自己也会有娇妻稚子,也许人生恬淡幸福或者志得意满,总之不会比现在差。可是那一点冲动的火花烧成欲念的野火,他们俩被烧得跌跌撞撞,追逐着逃避着,遍体鳞伤地走过了大半个地球,终究还是落回到彼此唇齿间。




张继科很紧张,比他初出茅庐第一次上庭时还要紧张。他深呼吸着,借着防盗门的反光再一次整理了一下仪容,然后对马龙点了点头:“咱们上!”


马龙一乐,伸手帮他整了下领带,然后掏出钥匙来打开了家门。


张继科扯出一个僵硬的微笑。


“爸,妈。”马龙冲着门里说:“我带继科儿来啦。”



评论

热度(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