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宾侠爱塞斯克

【獒龙】小半(现代AU)

星海:

01


 


所有人都觉得,张继科和马龙是一对,只有马龙知道不是。


 


02


 


外面下着鹅毛大雪。




马龙的单位下班有点晚了,现在已经九点。他翘着头往窗外望去,只见天色被绵绵密密的雪连成灰茫茫的一片,街灯被大雪掩埋,都不怎么显亮了。陈玘虚坐在他的办公桌上,问他,“走不走,我开车捎你一程。”




这个时间和天气,打车肯定不怎么容易。坐地铁也还要再走上一段路,搭陈玘的便车回去,毫无疑问是最好的选择。但他心里有点犹豫,他不知道张继科会不会来接他。张继科没有给他打电话,也没有和他约定些什么。但张继科总是这样,在阴天下雨的时候突然出现。


把马龙惯得都有一点依赖他。


 


见马龙拿不定注意,陈玘凑到他的耳朵边上,小声问他,“怎么,你那个小男朋友要来接你?”




马龙下意识地摇了摇头,“他没有给我打电话。”说完这句,他才后知后觉地否认道,“他不是我的男朋友,玘哥你别乱讲。”




“哦。”陈玘拖长了声音应了一句,但却显然是不信的。


 


03


 


马龙收拾好东西,跟着陈玘一起往外走。他不知道今天会下雪,穿得有些少了。里面穿了一件薄衬衫,外面只搭了一件短呢子大衣。刚走到门口,马龙就被冻得缩了缩脖子。他体质一向不好,这会儿被冷风一吹,不晓得晚上会不会感冒。他感到有点忧虑。


 


两个人站在公司的大厅里。陈玘打算陪马龙等一会儿张继科,若是人没来,他再执行送小龙人儿回家的任务。马龙有点心急,频频向外面张望着。




“别担心,他肯定会来的。”陈玘安慰了一句。




“谁说我担心啦。”马龙有点别扭,并不愿意承认。扭捏了半晌,他才吞吞吐吐地问,“玘哥,你为什么总说张继科是我的男朋友啊?”


 


陈玘瞪大眼睛,问他,“难道不是?”那副神情却是比马龙还惊讶。“我一直以为你俩是那啥呢……那小子对你,比许昕对他女朋友还上心。你刚来单位那阵,上班可早,但我记得他没有固定的上班时间吧?为了送你上班,他是不是不到六点就起床了?那眼皮儿耷拉的,跟十年没睡过觉似的,但车却总是开得挺稳。”


 


“我们就是朋友。”马龙抿了抿嘴唇,否认道,“他对朋友一向热心,上学那阵儿,他还帮同寝室的人洗过衣服呢。”




“那上次你过生日的时候呢。他胳膊白天才打完石膏,你晚上叫他来参加生日会,他不是也二话不说就来了?开工资第一个月,顶多也就能挣个三四千块钱吧。他啥也没给爸妈买,倒是给你买了双限量版的球鞋。我跟你说,你没谈过恋爱不知道,就是这种生活以外的东西,我媳妇管我要,我都未必给她买。”


 


04


 


马龙下意识地避开眼睛,这回他不知道该如何否认了。张继科对他,好像是比别的朋友对他好一些。不,不对,这样说或许太没有良心了。准确点儿说,是除了他爸妈,再也没有人像张继科一样,对他这么好了。




陈玘没有感受到马龙的无助和仓皇,又接着说道,“你不是跟我说,他有洁癖吗?但穿你的衣服倒是毫不含糊。大夏天的,你刚脱下来的球衣也能往身上套。那玩意儿汗淋淋的,我这个不洁癖的都不愿意碰,他倒是一点都不嫌弃。”




马龙撇了撇嘴,笑着问他,“玘哥,你的意思是,你嫌我脏啊?”




“别转移话题,我跟你说,咱们单位不止我,许昕丁宁他们都觉得你俩是一对。要不然为啥现在都没有人给你介绍对象了?”




陈玘还打算再说些什么,就见大门外车灯一闪,一辆轿车开了过来。马龙快步走到门口,借着略有些刺眼的车灯仔细辨认着车牌,见那果然是张继科的车。张继科打开车门走了下来,他穿得也不厚实,只搭了一件驼色的大衣。但手里却拎着个什么。马龙看不太清楚,但猜测是一件棉袄。


 


张继科没有门禁卡,进不来。只能站在门口冲着马龙招手。




“快过来,二环路上车太多,堵了一会儿。等着急了吧。”张继科单手插在衣兜里,冲马龙喊道。




“没有。”马龙跟陈玘打了个招呼,就见陈玘冲着他挑了挑眉毛,一副“你看我说什么”的表情。马龙的心跳得飞快,那是有一层窗户纸,就在他眼前,等着他去捅破的心慌和茫然。




张继科,你是不是喜欢我?


想捅破这层窗户纸,马龙只需要这么问他。


 


05


 


马龙终究是什么都没有问,他只是小跑到张继科的面前去,“走呀。”




“等一会儿。”张继科把手里的棉袄铺展开,披在了马龙的身上。“我就知道,一到天冷的时候,你就爱穿这么点儿。自己什么体格不知道啊?非得感冒才开心。”张继科嘴里数落着,手里的动作却是极为温柔的。他耐心地等待着马龙把手伸进袖管里,然后又一个一个地帮他系起纽扣来。


 


从最末尾的一个,系到脖子下面的那一个。他手指上的一点儿绒毛刮在马龙的下巴上,激起了一阵痒意。马龙仰着头去躲。




张继科刚开了半个小时的车,手指都冻得有点红肿,现下更是僵硬得不听使唤。好不容易等他把扣子都扣全了,马龙刚想拉着他到车上去,张继科却又蹲下去,帮马龙卷起了裤腿儿。


 


他边挽边嘀咕,“阿姨给你寄来的毛裤,你怎么总是不愿意穿。现在马虎,等老了以后吃苦的是你自己。”




马龙想问问他,你现在怎么和我老妈一样磨叽。但是看到张继科自己的裤腿儿都被雪水浸湿了一片,他就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他更想问他,“张继科,你是不是喜欢我。”


 


06


 


马龙坐在副驾驶上,头一次没有主动和张继科说话。他扭头望着车外的车水马龙,心里头流转而过的,却是和张继科这么多年以来的每一副画面。车上正放着一首不知名的歌,一个女人唱的,挺好听的。但这首歌太难唱了,他想必是学不会的。张继科也只能跟着旋律哼上两句,“灯火阑珊,我的心借了你的光是明是暗。笑自己情绪太泛滥形只影单……低头呢喃,对你的偏爱太过于明目张胆。”


 


马龙问他,“是什么歌啊,挺好听的。”


张继科想了想,回答他,“叫小半。”


    


 


“小半啊。”




马龙今年28岁,他15岁时初识张继科,两个人整整认识了13年。算来,他们认识的年份正好是他目前人生的一小半。


 


少年的时候,他与张继科应该算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性格。他乖巧安静,张继科却热血张扬。如果非说他们身上有什么共同点,大概就只能是他俩都只有一根筋了。


 


07


 


能与张继科熟悉起来,大概全要感谢初中时候的班主任,把他俩安排到同桌去坐。那时,张继科好像永远都有睡不完的觉,一到上课,就把课本盖在脑袋上,呼呼大睡起来。马龙心眼儿好,回回都替他望风,看着老师。如果老师叫张继科发言,马龙总会偷偷地帮他指出课本的位置。




许是张继科觉得他讲义气,不管走到哪里,都愿意叫着他。不管买什么,也都会带上他的那份。男孩子之间的友谊,总是这样来得莫名其妙的。在一起踢过两次球,就能变成至交好友。更何况马龙和张继科坐了三年同桌,关系早就已经牢不可破。




等到了快中考的时候,马龙才开始检讨自己。若是再这么帮张继科打掩护,就等于是害了他。马龙开始拽着他学习,每天都帮他记笔记划重点,还监督他写作业。对于张继科来说,马龙比老师还好使。




不管老师怎么罚他,张继科都不惧怕。但马龙只需微微地一皱眉头,他就不敢不听话了。




马龙是天生来克他的。


或许这样说也太没良心了。马龙是拽着他的一根绳子,让张继科再懒散也不会随波逐流。


 


 


08


 


张继科人聪明,如果不是觉实在太多,根本不可能吊车尾。在马龙的监督下,他的学习成绩突飞猛进。高中的时候,又与马龙考到了一个学校里。更巧的是,两个人又被分到了一个班级。




这个时候,张继科的身子已经开始拔高了,可马龙却不管喝多少牛奶,身高都停滞不前。张继科很快就比马龙高出了小半个头去,他们没有办法再当同桌了。


那时没有手机,想说点儿话就只能靠传个纸条。


 


十七八岁的年纪,男孩儿女孩儿都是情窦初开。班里有几个女生对张继科有意思,还拜托好脾气的马龙帮她们送情书。可张继科都是看也不看,又原封不动地让马龙退回去。大家都说,张继科心里已经有人了。




并不是以讹传讹,是他亲口对一个跟他告白的女生说的。




“你别把心思放在我身上了,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虽然他就是个榆木脑袋,但是我会等着他开窍的。”张继科喜欢的人究竟是谁呢?谁是那个不开窍的榆木脑袋?那一阵子,马龙经常因为这件事而寝食难安。




他们是哥们儿啊,是关系最好的朋友。本应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




但张继科却隐瞒了自己那么大的秘密,那时的马龙以为,他的难受和纠结,都只是因为这个。马龙咬了半天的笔盖,才在纸条上歪歪扭扭地写下了一个问题,“你喜欢的人究竟是谁啊?”




往常,张继科回他纸条的速度都是很快的。可这回,却左等右等都不来。马龙等得有些焦急,频频回头向着张继科的方向望去。两个人的视线撞在一起,就见张继科冲他咧了咧嘴角。




那应该不是一个笑容。


而是一个口型。


可是当时张继科说的究竟是哪个字呢?凭着马龙当时的木头脑袋,是怎么都想不出来的。


 


09


 


马龙坐在副驾驶上,自顾自地咧开了嘴角。他在模仿张继科当时的口型,反反复复地试了几次,他想,那应该是一个“你”字。




“你。”


“是你呀。”


 


车里的暖气开得很足,可马龙却被这个突如其来的猜测,激出了一身的冷汗来。




那首歌还在循环往复着。张继科没有换歌,又或许他的车里就只有这么一首歌曲。他听张继科跟着这首歌的旋律小声哼唱着,“纵容着,喜欢的,讨厌的,宠溺的,厌倦的,一个个慢慢变淡。”


 


不要。


马龙在心里反驳道,不要变淡。


 


 


10


 


如果张继科真的喜欢他,那么他对张继科究竟是怎样的感情呢?他觉得,他们之间,或许有两三次,特别接近过爱情。




高中的一个暑假,他们两个背着家长偷偷地跑出去玩儿。他们坐着客车,两个人的位置是一前一后。张继科开了一点儿窗户,于是闷热的,带着泥土香气的微风就从窗外吹了进来,像双温柔的手,一下一下地抚弄着他后脑勺上的头发。


 


真舒服啊,和张继科在一起的所有时光,都是这样惬意又舒服的。




张继科坐在他的后座,难得地没有睡觉。他手里拿着旅行团发给他的小旗子把玩。他拿着那面旗子左摇右晃,偶尔在马龙的脑后扇出一阵风来。等马龙回头去看他的时候,他就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似的把头扭开。




马龙坚持地扭头瞅着他,他没一会儿就崩不住了。看着马龙的眼睛,和马龙笑成了一团。




那时,马龙心里突然产生了一个很微妙的想法。如果这世界上只有他们两个人,那该有多好啊。那么他们就能永远坐着这辆停不下来的客车,往海角天边去了。


 


 


11


 


马龙也搞不清楚,这究竟是不是爱情。




但他也知道,这个人向来是无条件地对他好的。好到愿意满足他每一个任性的要求。他本以为这些都是理所当然,可现在想一想,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理所当然呢?你本来就是不必须出现在他生命里的人,若是他心上没你,你对他可以比鸿毛还轻。


 


大学的最后一年,马龙开始实习了。他和同寝室的室友在外面租了个房子。那房子远离市区,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儿的。别说一家差不多的饭店,就连超市都很难找。马龙只能和室友搬成箱的方便面回来吃。




方便面那种东西,就算再有肉味儿,也终究和肉没有一毛钱关系。




马龙连着吃了两个礼拜的方便面,嘴里都要淡出鸟儿来。




晚上,马龙给张继科发了一条短信,“我想吃肉。”


张继科回得挺快的,问他,“想吃什么肉?”


“是肉就行,我现在能吃下一头牛。”


 


这天夜里,马龙正睡得迷迷瞪瞪的,手机突然振动了起来。马龙半睡半醒地摸过手机来看,见是一条来自张继科的短信,“睡了吗?没睡就出来,我在你楼下。”


 


 


 


马龙想,他或许一辈子都没有办法忘记那个画面。




他赤着脚穿着拖鞋,一跑到楼道门口,就看到张继科一脚踏着单车,一脚踩在地上。他的外套是敞开的,身上披着月亮的光华。十月的天气还不算冷,但大概是因为一路逆着风骑车,他的耳朵都被吹得有点红。




他看到马龙,就弯着眉眼儿笑了起来。




他冲马龙扬了扬手里的便利口袋,里面装的是麦当劳的汉堡。


 


那天以后,马龙无数次地问过自己,若是有一天,自己爱上一个人,会愿意为他骑上一个多小时的单车,找一家自己都不知道在哪里的麦当劳,只为了给他买一个汉堡吗?




但当多年以后,路痴的他徘徊在伦敦的街头,就为了给闹脾气不愿意吃饭的张继科找一家中国餐馆时,他终于知道了答案——自然是愿意的。


当然,这都已经是后话了。




那天,马龙并肩和张继科坐在小区的花坛上,啃着那个有点冷掉的汉堡。老实说,这个汉堡是不太好吃的,面包有点发硬了,外皮也不再那么酥脆。但马龙却觉得,他或许一辈子,都吃不到比这更好吃的东西了。好吃到他舍不得去吃完。


吃到最后,他觉得喉咙有点酸涩,鼻根也跟着发胀了。


 


 


张继科却并不觉得他为马龙做了什么。他只是帮着马龙把吸管插进了可乐瓶的盖子里,让马龙喝一口水润一润嗓子。平常得就和他们每一次,坐在麦当劳里面对面地吃着鸡翅时一样。




为什么你要对我这么好呢?


这句话堵在马龙的心口里。他终究也没有勇气问出来。


 


12


 


此刻,马龙反反复复地想,若是张继科真的喜欢自己,那自己该对他觉得愧疚吗?因为自己这么长久以来,都没有给过他丝毫回应。但马龙很快又反驳,为什么要觉得愧疚呢?他甚至有些负气的想:如果他喜欢我,他为什么什么都不说。




可是,他真的什么都没说吗?


张继科大学时念的是金融管理专业,毕业那年,他终于拿到了去英国留学的机会,但他却迟迟没有回信。马龙不知道他会不会走,他为张继科高兴,可心里却像被人投了颗石子儿似的,而且那石子儿永远都落不了地。


他真害怕张继科会走。




 


那是狂风暴雨的一天。舍友有事情不在家,张继科便到他们租的小房子里来蹭床睡。他们早已同床共枕过无数次,现在并排躺在一起,也没有人觉得局促。




马龙的床挨着窗户。张继科探起身子,把窗户打开了一些。于是,窗外的雨丝就被风吹进来了一点儿,打在他们的脸上,又冰冷又舒服。




张继科没有说话,只是沉默地凝视着窗户外面的雨幕。马龙的头抵着他的肩膀,没一会儿就要睡着了。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感觉张继科的肩膀动了动,似乎是在叫他。




他睡眼迷离地睁开眼睛,就见张继科睁大了眼睛,正一眨不眨地望着他。


在黑漆漆的夜里,张继科的瞳孔里似乎点了两簇火把。


 


“你愿不愿意跟我走。”




“啊?”马龙含糊地问他。




“跟我去留学,你愿不愿意跟我走?到了国外,我们可以边打工边读书,我会做很多事情,绝对不会让你辛苦。我每天都会给你买面包牛奶,如果你吃腻了,我还会学着给你做面条炒饭。我们白天可以到广场上喂鸽子,我们可以……”




张继科吞了吞口水。


他似乎是想不到他们还可以做些什么了。


或许什么都不能做,或许还能做很多。都看马龙的选择。


 


“龙儿,你愿不愿意和我走。”




马龙记得,他当时似乎是什么也没说。可张继科已经知道,这等同于一种无声的拒绝。马龙背过身去,他或许很快就睡着了。所以他并不知道,那一晚上张继科究竟有没有辗转反侧。




直到现在,马龙都想不通,当初他怎么会忍心,拒绝张继科那么美好的邀请。


如果当时他说了“我愿意”,是不是现在一切都会不一样?


 


13


 


张继科最终也没有去英国留学。




大学毕业以后,他和马龙一起念了研究生。后来马龙进了一家律师事务所工作,张继科则自己注册了公司,运营得还算不错。张继科自己给自己打工,自然没有马龙那种被人绑架着去相亲的烦恼。




马龙人长得清俊,性格又友善,事业更是前景一片大好。于是他自然成为了年长女士争相塞姑娘的对象。工作第二年,就有人给马龙介绍女朋友了。其实,马龙并没有找女朋友的意愿。




没事儿和朋友喝点儿小酒,和张继科看看电影打打高尔夫,这样的生活对马龙来说,已经足够充实。


 


但他又实在找不出说辞拒绝,于是只能听从安排去相了亲。




别说,那个大姐介绍的姑娘还真的挺不错的,长得漂亮,身材还高挑,性格更是爽朗大方。但两个人聊着聊着,却有变成哥们的趋势。




两个人正互相交换着电话呢,张继科就大摇大摆地走进来了。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得来的信儿。现在想一想,估计不是陈玘通知他的,就是许昕通知他的。他身边这两个好朋友,早就联手把他卖给张继科了。


 




 


张继科走过来以后,一屁股就坐在了马龙旁边。他也没有征求对面女孩儿的同意,就皱着眉头点燃了一根烟。“你想跟他在一起,可得想好了。他现在在北京没车没房,就是个愣头青。工资顶多能开到五六千,自己都养活不起。你要是想找个靠得住的,最好别找他。钱少不算什么,他这个人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生活能力几近为零。炒个西红柿炒鸡蛋,西红柿都懒得切开,恨不得整个下在里面。他怕黑还怕鬼,大晚上的,你别指望他能接你回家。对了,他还是个路痴,在外面绕两圈,自己家都摸不回去。你要是觉得你能把他照顾好,再和他在一起,要不别耽误他。”




张继科话说得毫不客气。




他本以为女孩儿会生气,没想到她却只愣了一会儿,就爽朗笑道,“我看,只有你对照顾他的活儿最熟悉。”




对了,这个女孩儿叫姚彦,后来成为了许昕的女朋友。


当然,这也是后话了。


 


 


14


 


马龙就坐在张继科的旁边,被数落得脸青一阵白一阵的。以至于最后,看张继科的眼神儿都狠狠的。我这正相亲呢,你来这莫名其妙的搅什么局?再说,就算你说的都是实话,也没有当着外人的面这么损自己哥们儿的吧?


 


 


 


“继科儿,别说了。”


“我还没说完呢。”


“你还想说点儿啥?”


 


那天,张继科和马龙狠狠地吵了一架。




相识十多年,他们其实是很少吵架的。但是每吵一回,都至少要冷战上个十来天,谁也不理谁。




但哪怕闹了别扭,张继科也不忘开车载马龙回去。两个人坐在车上,都是紧咬着牙关,恨不得扑上去咬对方一口。张继科有个优点,就是不管再怎么生气,也从来不在开车上发脾气。车永远都是开得稳稳当当的,后来马龙才知道,那是因为他在副驾驶上。




车开到一半的时候,马龙终于按捺不住周身的火气,冷着声音问张继科,“你今天是几个意思?知道我相亲,过来捣乱的?”




“我这是捣乱?我这是捣乱吗?我那是尽好朋友的义务,跟她说说注意事项。”




马龙话锋一转,“张继科,我在你心里,就那么差劲儿?”




“我什么时候说你差劲儿了……怕黑怕鬼还路痴,在我这里都不算是个事儿,我可以……我可以……”张继科吞吞吐吐了半天,也没有说清楚他可以怎样。


 


马龙不耐烦地打断了他,“反正,以后我再相亲,不用你管。要是有人给你介绍对象,我也不会参合。”




张继科猛地踩了一脚刹车,把车停在了路边。他扭过头,冷着脸问马龙,“马龙,你摸摸你自己的胸口。你摸摸,你有心吗?”




那天,张继科在车外面抽了十来根儿烟。马龙在车里面,看着那个小小的火星忽明忽暗。他几次想把张继科叫上车来,想跟他说,“你别这样,我说错话了。”


 


可他向来爱死撑。这句话到底也没有说出口。




张继科上车以后,带来了一阵浓郁的烟味儿。他沉默着开了一会儿车,才用和烟丝一样粗粝沙哑的嗓音说道,“你只管去相你的亲。以后知道你去哪里相亲,我就绕着哪里走。等你结婚了,我一定第一个包一个大红包给你。”


 


可是那天以后,马龙再也没有去相亲了。




他脸皮向来薄,不懂怎么拒绝别人。可是偏偏对给他介绍对象的好心的大爷大妈,他拒绝得一次比一次熟练。


 


15




其实,他们并非没有探讨过有关爱情的问题。




高中地理课上,他们学习了星体,知道了恒星和行星。恒星巍然不动,行星却每时每刻都要围绕着恒星公转。张继科也算是突发奇想,突然联想到了爱情。“行星太辛苦了。”他对马龙说,“不管绕着恒星转多少次,恒星都不可能动一下给他回应。”


 


但是马龙却不这么认为。




因为他觉得,恒星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忍受着行星离去的寂寞,也承担着行星去而不回的风险。




那么他和张继科,究竟谁是恒星,谁又是行星呢。






车子陷入了一片寂静。那首扰乱他心神的情歌终于不再唱了,他们马上就要到目的地。




从停车的地方到马龙的家里,还要走过一条小巷子。那条巷子又狭窄又冗长。好在每隔几米,都有一个小小的路灯在照亮,才把这个小巷子显得没有那么凄凉。


 


 


马龙走在前面,张继科默不作声地跟在他的身后。




他的影子在皑皑的白雪上被路灯拉得老长,张继科就亦步亦趋地踩着他的影子。就在马龙快要到家的时候,张继科突然开口喊住了他,“也许以后,就不能接你下班了。你没事儿的时候,去考了车票吧。”




马龙身子一顿,小声地问他,“什么?”


 


“分公司要开到英国去,我要去坐镇。从前没能去,这回去了,也算是弥补遗憾了吧。”




“啊,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也不知道啊。能不能回来的。谁知道呢。”




马龙没有动。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能挽留住他,怎么才能让他不要走。他只知道自己不想在这个昏昏暗暗的,只有路灯的小巷子里和他告别。他听到张继科的脚步踏在松松软软的积雪上,发出绵软的“咯吱”声。




“马龙,你别动。”




张继科走过去,从背后轻轻地把马龙拥在怀里。




他们是那么的正好。他的脑袋正好可以搁在马龙的肩窝里,不管相拥多久,都不会觉得疲惫。好像他们的身高差,生来就是为了拥抱的。




他们好像是两块并不完整的拼图,只有紧挨着彼此,才能画出一个完整的形状。


可惜这个人,从来都不懂。


 


“让我抱抱你吧。和你认识13年,我给了自己无数次机会……传小纸条那回算一次,穿你的球衣又算一次,破坏你相亲也能算一次。我以为我总能等到,但是也太难等了。”


 


他把嘴唇凑到马龙的耳朵边上,轻声对他说,“我决定不等了。不等你了,马龙。”




马龙突然觉得耳垂上一片湿润,也不知道是不是融化的雪水。


 


张继科松开了他,又往后退了一步。




他知道,恒星与行星的预言真的要成真了。行星终于因为那日复一日毫无指望的公转而感到疲惫,他拼命想挣脱恒星的引力。可他不知道,恒星其实早已万劫不复。


 


马龙看着张继科的背影,突然小声又急切地说了一句。




“别走。”




张继科脚步不停,马龙只能小跑着跟上去,“别走,张继科。”他终于将那句在他心里面千回百转的话问出了口,“你是不是喜欢我,张继科。”


 


 


张继科脚步一顿,半晌才回过头,瞪着马龙,“操,你他妈的才知道?要不是因为喜欢你,谁他妈愿意这么惯着你。”




“可是……可是你从来也不说。”


“我以为你迟早会懂。”


“是,我迟早会懂。”


 


 


位置的改变就发生在一瞬间。张继科抓住马龙的胳膊,微微一用力,就把他按在了身后的冷硬墙壁上。他倾身过去,吻了吻马龙沾了一层白霜的睫毛,“那你喜欢不喜欢我?”




马龙的睫毛颤了颤,又别过头去。但张继科却执着地想管他要一个答案,“你必须告诉我,不然我还是会走。”




马龙的手扶在张继科的肩膀上,手指蜷缩又伸展。这样往复许多次,才像下定决心般的,答道,“喜欢。喜欢的。”




张继科又凑过去,用嘴唇磨蹭着马龙的嘴唇。最近北风吹得有点狠,两个人的嘴唇都有点干燥起皮,亲起来的滋味儿并不算好,甚至还带来剌剌的疼,但他就是不愿意停下来,“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


 


 


“我不知道,或许比我想得更久。那你呢?”


 


这个问题,对张继科来说,似乎有些太难回答了。




他答不出来是从什么时候喜欢上马龙的,更答不出来会喜欢马龙到什么时候。或许是从日出喜欢到日落,从春夏喜欢到秋冬,从潮涨喜欢到潮落,谁知道呢。


 


 


他只知道,这个人已经占据了他的小半个人生。


在余下的岁月里,他的存在,只会比小半更长。






--------------




那么喜欢这首歌,终于把它写成文啦


写的不一定好看不好看,但是写完了心情有点沉重啊




谢谢看完他的你,笔芯。


 



评论

热度(46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