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宾侠爱塞斯克

【龙獒/ABO】离离(正文完)

海外有山:

全部想说的话放在最后。




————————————


25


 


妄戒不断。


张继科终究还是诗意。


时光一点一点往回流,马龙看到了第一眼见到时漫不经心带着些懵懂却无畏神情的少年,继而是被他护在身后浑身是刺的那个,再来久别重逢机缘巧合,他们稀里糊涂成了一纸婚书上的伴侣,账开始成了一笔烂账,主线清晰又模糊,一次次试图不惧风寒靠近他的张继科,神情散漫,难以望尽的温柔裹在坚硬的外壳里,马龙不知道那壳尚是脆的,不敢打破,错过了一回又一回,然后站在了四年后的这里。


修炼成熟宛若钢筋不坏的青年学会了规避,将最柔软的内里藏进更深的灵魂,是以马龙在疑虑中徘徊,被逼到悬崖边上。


最痛的是什么,不是绳索绕颈,喘息渐急,手脚无力;而是你发现杀死你自己的并非对方的迟疑。


是你自己不作为——马龙跟着张继科的话不停地问自己:你为什么要问张继科?为什么要自以为正确地将所有选择交到对方手里?为什么不强势,为什么不追逐,为什么不果决。


为什么两个人都将真心捧在手里,却将手背在身后,仿佛这份爱拿不出手,不敢教人览阅。


有一瞬间,切肤之痛凿凿加身,马龙无法换位去想,当年他第一次标记张继科失败后,说出了那句“标记我”的张继科,又是如何心情。


“你总是这样。”马龙再忍不下去,他克制不了自己眼眶周围的胀热,只好伸手去抓张继科的手腕,无视对方的躲,牢牢攥在手心,“如果不是我出了事情,你就不会问我;如果不是小周给我打电话,你也不会告诉我;如果不是我有所感念,你永远不会说,你有多爱我。你明明,肯做,为什么,为什么不说?”


他用的力气实在太大了,像是要把手里的那把骨头捏碎,张继科痛得说不出话,瞪着马龙,齿缝里夹着呼号无言以对。


“我的确是错了。张继科儿,我教不会你什么,是你教会了我一个道理。我他妈不会再问了。起诉离婚?好啊,咱俩把你爱我我爱你的事实都呈堂证供,看这婚能不能判离!不能标记我就每天早晨咬你一口,味道总差不多的。”


张继科彻底愣住了。


利刃当胸,入肉寸许却陡然化作了绕指柔,他只觉得耳边有什么在响,还没有彻底褪下去的高烧悉数返还,似是要到达另一个高度。四周的一切都变得模糊,他的眼前仅剩了一张马龙略显疲惫又带着狠意的脸,那双直直盯着他的眼睛里铺了点水光,水光之下是汹涌的热潮,丢弃了所有平淡的伪装,渺远而亲近地,席卷了张继科的思维。


于是他下意识地抽了抽右手,被马龙更加用力地握紧,挣不脱他就索性听之任之,换了另一只手去扯马龙的领子,好将对方拉近自己。


半路上马龙得知了他的意图,这个发泄般的吻就变得加倍疯狂,太多积攒的情绪山洪乍泄,兜头浇下,可两人心中的那把火反倒越烧越旺,终于燎原。


 


——但能烧光的只有理智,感情干柴烈火,蒸蒸不息。


 


那天最后还是坐在车里的周雨和站在一旁的许昕先反应过来。他们一行人来时本来是避开了所有的记者,但难免有扒第一线的人蹲点,这时候再有绯闻传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事态会更加艰难。好在感情有了宣泄的出口,理智便也能回笼了,到底是顺利的离开了。


马龙先回了公司解决问题,秦总亲自来过问,解释开之后便是全面反击,马龙现任的经纪人因为不作为遭到了质疑,工作团队除了跟了马龙四年的助理小林外其余全部解散,公司旗下的公关部抽调一个组临时接管马龙的相关事宜,至于马龙手里跟吴导以及另一位导演的合约,则由他的助理代管。


换血说来容易,要处理的情况大大小小,也是一番焦头烂额。


幸运的是这次全程有张继科陪在他旁边——最初的那番人际走动和律师函也都是张继科的手笔,后来马龙才知道,向来不会求人的人在医院里几乎打遍了手机通讯录上的号码。


从前那句在马龙印象里莫名其妙的“我会保护你”俨然成了现实,马龙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他只能旁敲侧击的去打听张继科那个被坑掉的剧本是怎么回事,至于最终千方百计的替对方找回来却没派上用场,马龙惋惜过,也忿忿过,还是在张继科的安慰中释然:


“灵感日日新,不怕让它成为一个遗憾。人吗,哪里能没有遗憾呢。”


是这个道理,结局或许怎么都不够圆满,只有人心此刻的安然是永恒的。


所以在马龙老东家曾经的经纪人打来电话给他道歉时,他也就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了:


“倩姐,人各有志,我不怕为难,也不怕血凉。想要什么就是走十年弯路也要得到,这点儿看不开,恐怕是我唯一的优点了吧。”


这话说出来的时候张继科就坐在他身边,等他挂了电话就给了他一个痛快的拥抱,却什么都没有说。


也不用说,马龙想,他迟了这么久找回这个原来如此懂他的人,今后再也不能怀疑了。


 


峰回路转,一切又向着好的那边去了。


唯一令人担忧的是张继科的身体,那场感冒里带出来的高烧转成了低烧,低烧却总是不退,马龙有心催他去医院,又被事情绊住了脚,迈不开步子,等他们俩都有空闲下来的时候,吴导的新电影开机近在眼前,张继科的剪辑工作也临近收尾,两个人忙着看各自的剧本,对不上号。


这让马龙有些惶惶,他也不知道自己心里绞作一团的预感是什么,只能压着这种情绪去揣摩台词,生生要把一个民国的热血文青演成苦大仇深的爱国志士。


而张继科的预感比他还要深重,他实在是忙,可不敢再拿身体开玩笑,抽空去了趟医院,常规验血之后终于解答了他快要连月的低烧。


仿佛是个轮回,四年后再次听到如出一辙的问话,张继科除了感慨,还有点哭笑不得:


“你的Alpha呢?他为什么没有陪你来?”


接着是一长串的医学名词和耐心的解释,张继科依旧听得发蒙,只管问结果是好还是不好,大夫含糊其辞的绕了一会儿,最后叹气:


“你这个情况是有解决办法的,孩子没问题,但必须要你的Alpha配合你,所以你家Alpha人呢?你打电话把他叫来啊。”


仓皇落跑。张继科捏着检查报告怎么都不对劲儿。说不出的欣喜激得他心底都在冒泡,还有另一股复杂的情绪,夹杂着后怕和愧疚,让他无所适从。


他到底是拿着马龙再次塞在他手里的钥匙去了一趟那座曾居住过一年不太到的公寓,恰巧马龙不在家,他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有点失落,在沾着马龙气息的床上坐了一会儿,他轻轻将那份报告放在了床头柜上,然后打电话给了方博。


“你那破剧完事儿了吧?晚上出来,喝一杯。”


 


“所以你叫我来酒吧,就是喝这?”


方博要去拿张继科面前装着透明液体的杯子,被对方灵巧的躲开,张继科喝掉杯子里的,又从瓶子里倒一点,像许多自斟自饮的人一样。


“我又没限制你,你随便点,今天我请客。”


“……可以啊,发财了?”


“嗯,傍了大款。”


险些将酒喷出去,方博急忙扭头去看张继科,正好对上一双目光灼灼的桃花眼——他看上去有点劳累憔悴,方博想,可是比个把月前来剧组里找自己的那个张继科精神多了。


“不对啊,马先生的事儿不是刚过去吗,哪里来的横财。”


“我呀。”


“……啥?”


“我,”张继科指指自己的鼻子,“横财。好大一笔呢。”


“是是是还是潜力股。”方博这下确定了,对方心情是真的很好,“我服气了,能把大哥您这闷葫芦的嘴锯开,我以后要真心的赞美他。”


“那你现在就夸他两句我听听?”


张张嘴,方博极力劝自己这人黄连吃多了,作为兄弟勉为其难熬一碗糖水哄个开心怕什么,况且马龙业内评价本就不错,他从前也不过站了个帮亲不帮理的立场,才总怀揣着那点疑惑,既然他们破釜沉舟山崩地裂了,他方博也回天乏术不是。


狼入虎口,天生一对。


可还没等他开口说点什么辣耳朵的话,包厢门就被推开了。马龙跟传闻极不相符地无视了方博的存在,径直走到张继科旁边抓了人肩膀就往外走,面沉如水语气淡淡,却令人一下就能听出他在生气:


“你还敢喝酒?跟我回家。”


不愧是影帝。方博在心里鼓掌,戏剧张力满分,矛盾冲突满分,情感表现满分。


至于张继科,方博看了一眼吓了一跳,他看到本该任性而强势的多年好友由着马龙拖他走到包厢门口后才稍稍用了点力挣了一下,咕哝着解释:


“我没喝酒,那是水,还有你慢点,我还有话跟你说。”


“什么话回家说。”


“那是你家不是咱家,我想在这儿说。”


马龙开门的手就停下来了。


两双眼睛齐齐的看过来,方博只注意到了张继科的那双,亮晶晶的,有不同于以往的专注和愉快。


即使还是有点不知所措,却没了对未来的茫然。


方博蓦地就懂了,心里跟着轻快起来。


他像是一个只看到了电影开头和结尾的人,但不知为何,已然心满意足。


 


耸了耸肩离开了酒吧的包间,方博脑海里忽然就有了一个故事,开局平淡,谢幕亦是,过程无所谓跌宕起伏曲折婉转,仅是中间那些茂盛的浓密的、光鲜的明亮的、清晰的隐约的、忧伤的孤独的,情绪万千,离离动人。


这得是个爱情故事,他想。


 


 


————正文完————




预警:接下来所有的话都特别的真情实感索然无味,肾。 


 


后记:




第一点要说明,我不是强行完结的。是本来就有一两章的样子,今天发现如果再拉长情绪就太过了,最终决定留白。把太完满的那些留到番外里吧。


预定三个番外,更完这文就真的完了。




接下去是真情实感。


我没有不爱谁,更不是你们猜的因为粉丝撕逼而心塞。粉丝是什么,是许许多多跟龙獒两个人无关的陌生人,更是跟我无关的陌生人,从很久以前的某前圈到现在,我大致已经学会了不去为撕逼这种事情伤心,更谈不上退圈。


我的关注点只有两个人,还有跟这两个人相关的一群人,而已。


而我也反复强调过了,我本人是个玻璃心又思维奇怪的动物,在漫天的碳水化合物单糖多糖里,我看到了一把淬火的钢刀,直插我心。


要说为什么,很难解释清楚,只能说情绪到了。


我终究再一次走到了跟大众背道而驰的反向。




其实讲道理起来,龙獒都不是我心头的白月光和朱砂痣。年少轻狂,可以作为榜样的人太多了,四年前各花入各眼,我只是恰好爱了我偏爱的那类人,戴着我自己的有色眼镜盲目前行,吃粮不产是因为没有能力,幸好有诸位太太割肉放粮,救我一命,不至于饿死。


偏偏四年后,他们俩成了我了无趣味的生命里两道交错耀眼的光。


《复燃》结束的时候,我有感而发了一堆,我说张继科拯救了我。


现在来谈谈龙队,龙仔是什么呢,是广阔无垠的海平面上的一座岛,是沙漠里的海市蜃楼。


我喜欢继科儿,是因为我没有他强,可他性格里的一些东西,我却学了个皮毛,所以他能激励我爬起来,继续走。


而龙队是我永远也没有办法做到的好。


周全不是完美,没有破绽也不一定遗世独立。


圆融而不失棱角,这是我这辈子可能都学不会的东西。


恨不能写小论文,证明这俩人有多么好多么相配。


可说白了到头来,我算个什么东西。




产粮,是因为爱。


因为我对他们有爱,因为我坚信他们之间有爱——爱分很多种,不局限于爱情,友情,亲情。


此时此刻我扪心自问,我对他们还是爱的,挫骨拔毒也拔不掉的热血冲头。


甚至有时候都想骂自己:代入感太足了傻逼。


但傻逼之所以是傻逼就是知错不改。


那问题出在哪里也不言而喻。




今天那个预警是我最真心的开诚布公,藏起来的那些是我心里的阴暗。


看到这里会有姑娘笑我:戏精,哪那么多内心戏啊。


唉,你说的对,所以重读一下我头像里的四个字和简介。


放飞吧。


反正都是自娱自乐,何苦为难自己。




以后再产粮就是五谷杂粮了,姑娘们有缘相见。


祝好。

评论

热度(30)

  1. 就不爱吃菜海外有山 转载了此文字
    已完结了。
  2. 罗宾侠爱塞斯克海外有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