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宾侠爱塞斯克

【獒龙】【ABO】各取所需(五)

火柴人儿跳楼啦:

Fake Couple前提下的獒龙。即这俩出于某些不可抗力在队里假扮情侣。


(一) (二) (三) (四)


“继科儿啊,你也差不多该谈个恋爱了吧?”


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张继科无法自抑地心跳加速了起来,他必须承认他有点激动。


他并不是自负,但近来每每当他表现出对比曾经来说越矩的好感时,马龙总会从容地接受。于是他也不免开始小小地膨胀,比如盼望着其实马龙和自己的心意想通。


他压住喉咙底下的欢呼,强迫自己用正常的口吻反问:“是该谈了。不过跟谁谈啊,跟你行不?”


马龙挂着一点点温柔的微笑,开口却毫不留情地击碎了张继科所有的期待和希望。


“不行。”


“………”张继科在心里反复告诉自己本来就不该期望太高,但这一瞬间的失落和揪心仍然深刻得出乎他意料。所以他没能忍住反驳:


“为什么?”


马龙看起来有点惊讶,像是没料到他会有这样的疑问。


“这需要为什么吗?我们从一开始,就没有可能。”他解释,“我以为你是知道的。”


张继科阴沉着脸,他细细揣摩马龙的表情,试图找到他在说谎的迹象。但马龙太自然了,太理所应当了,张继科不得不确认——马龙的确只是在陈述一件他早就确定的事罢了。


他很生气,也很难过。心脏坠了秤砣狠狠地砸下去,摔在谷底后疼得他浑身都战栗。而张继科也只得挣扎着面对现实——那么多年来的忍耐,克制,和从未间断的示好,都毫无疑问地付之东流了。


“怎么着,我还配不上你吗龙队?”他没法堵上嘴,好像只有刻薄和嘲讽能暂时转移溢满了胸膛的胀痛。


马龙回答:“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怎么不是这个意思啊?龙队,你看不起我干嘛还不好意思承认,直说就是了!”他阴阳怪气地嘲道。


马龙有些无奈:“你不要无理取闹。”


“我怎么就无理取闹了?!”


“你自己清楚。”马龙看起来也有点不悦了,他硬梆梆地说:“你这段时间——包括刚刚——玩笑开得未免也太过了。这没你以为的那么有意思,你明不明白以后得费多少麻烦才能解决?”


张继科怔住了。他不敢相信,自己试探的,无限深情的表白看在马龙眼里就是个无聊的玩笑,是需要被解决的“麻烦”。有一部分的他为自己给马龙添了麻烦而自责,但另一部分则被怒火席卷了。


“你觉得我他妈就是——!”他尖锐地叫道,而身体已经下意识地行动了。他冲到马龙身前,高高举起了手臂想要掀翻面前这个冷血的混蛋。


但是马龙仍然在平静无波地看着他,仿佛他确定张继科下不去手。


张继科瞬间丢了力气。他知道马龙没错,他永远不可能真的伤害马龙。于是他只能忿忿地把手臂僵在半空,滑稽地在原地挥了挥。


“对你来说,我和你的这些年就只是交易吗?”张继科挣扎最后一次,他声音有点嘶哑了。


马龙点点头,嗓音仍是清亮干脆:“只是交易。”


焦躁地跺脚后,张继科最终夺门逃出。


 


当四年前刘国梁试着撮合他和马龙时,张继科有种天助我也的感觉。他清楚自己喜欢马龙,但他闹不明白马龙的心思。马龙总是一颗红心向乒乓,所以他也找不到合适的方式来吸引马龙的注意力。


但还有什么能比标记更适合培养感情的?


张继科想到以后他可以光明正大地把马龙称作自己的男朋友,虽说并不是真的,他还是得意地不得了。


他嘚嘚瑟瑟地去找马龙,为了不暴露自己的叵测居心还特意强调了只是假装。他想,如果马龙对他全无好感的话,必然不会痛快地答应。


而马龙并没有犹豫太久就回答了他。


当马龙低着头,嗫嚅着回答他好的时候,张继科的心几乎要欢跳起来冲出胸腔。那时的张继科欣喜地将马龙嫣红的耳朵尖当做害羞和心照不宣,便自顾自兴奋起来。


——他以为有这点好感就足够了,他总有一天能让马龙像自己喜欢他一样喜欢自己,而这不过是时间问题;他以为他们俩会无比默契而合拍地在一起渡过未来的一切,他们将会是最幸福的一对。


当时的那些雀跃在多年后回想起来却是那么讽刺和可笑,现实像一柄尖刀一样,残酷地划开了这副他幻想中的美好。


 


一路走到车库并把自己关进狭小的驾驶座后,张继科用深呼吸来平复沉重到发疼的心跳。


他有些恶毒地想,早知道两年前就该直接完全标记了马龙,那样的这混蛋现在也只能老实听他的话。


而张继科当时却生怕马龙会对那种方式的标记感觉不适,为了平衡两人的关系——或者干脆说是为了压抑他作为Alpha的过盛的占有欲而避免干扰到马龙打球——他甚至强迫自己违心地与马龙保持距离。


张继科锤了一下方向盘。他那样小心翼翼又换来了什么呢?马龙就是个没有心的,根本不在乎他会有多难过——马龙在乎的只不过是这一场各取所需的交易。


他决定从现在开始讨厌马龙。


毕竟,恨总比心碎好受一点。


 


成都公开赛,马龙和张继科双打。


在知道刘指给他们配了双打时,马龙犹豫着想跟他说换一下。不过想来想去,他琢磨之前和张继科不欢而散,借着这个机会说不定能和好。


毕竟从奥运时好不容易缓和的关系就此一朝回到解放前,马龙实在是有点失落的。


和归队的张继科见面时两人都表现如常,在队友教练面前一派默契恋人的样子。可等各自回房时马龙想追上张继科和他谈谈,最后却被不着痕迹地甩开了。


直到男单半决赛,当马龙站在球台对面时看向张继科的眼睛,却发现自己其实看不清那里面的情绪了。


两个人状态都不算好,最终打满七局,马龙拿下。赛后击掌,马龙不在奢望张继科能给他一个之前那样的微笑。而张继科虚伪地给他一个几乎碰不到身体的拥抱,油腻腻地说恭喜。


男双决赛后张继科自己走了,马龙一个人去卫生间。走廊上空空荡荡,只有他的脚步声。


“嘿!”


突然身后有人叫了一声,马龙冷不丁被吓了一跳,镇定下来后转过身,看到一个外国记者从走廊一侧的房间里探出身来。


“有事吗?”马龙礼貌地问。


那人笑嘻嘻地招手,很亲热的样子,“马龙,你过来一下吗?”


这人的中文挺流畅,这让马龙有些好感。他以为只是要签名或合照便走了过去,然而靠近些后他闻到了一股略嫌刺鼻的味道。


“你是……Alpha?”马龙皱着眉头说,这气味冲得像是处于易感期。


“是的!怎么样,你喜欢我的信息素吗?”记者得意地扭胯,但他这副雄孔雀似的德行消磨掉了马龙的好感。


“不好意思,你没有什么事的话我要先走了。”马龙说完就要转身,可那人敏捷地拉住了他的手臂。


“不要着急,我们聊聊嘛!”


马龙注意到这人一直把右手背在腰后,而这过于张扬的信息素也令他绷紧了神经。他谨慎地打量这人,试图抽出手臂。


“你先放开我——”


“我知道你和张继科的事。”


这人突然凑到的马龙耳边,令人寒毛倒竖的气味猛地扑进他的鼻腔,可他却因这句刻意压低了音量的话动弹不得。


“……”他咬咬牙,告诉自己冷静,“你什么意思?”


这人按住马龙的手腕,马龙拼命忍耐才没有甩开他。


“我知道你们其实并不像表面那样亲密……”这人神神秘秘地在他耳边说,“我看见了,你们私底下都不说话,他一个人走得那么快,根本不等你。”


马龙松一口气,放下心来:“关你什么事?”


“这当然关我的事!”这人夸张地瞪大眼睛,极尽浮夸地拖着调子回答,“我一直是你忠实的粉丝,你为什么不和我试试看呢?”他挑逗地探出舌头来舔嘴唇,“就当换个口味?”


马龙嫌恶地后退却收不回手臂,这人力气太大了。


“请你放开我。”他忍着怒气说。


可面前的人仍死皮赖脸地往他身边凑,故意向他脸上吐气。马龙被笼在一片难闻的信息素中,几乎作呕。


“你再不放开我会报警的!”


“报警不会有用的——”


马龙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然后他手臂被大力扯着放松了,整个人被捞进一个极熟悉的怀抱里。


“报警没用的话,我管用吗?”


张继科傲慢地扬起下巴,他也放出了信息素,马龙在他手臂下渐渐放松下来。


“你——!”


“你什么你?你刚才想干什么来着,别客气继续啊!”张继科语气有些漫不经心,但马龙隐约能感觉到两个Alpha间无声的对抗。


最终记者落败,他狠狠瞪了一眼张继科后便落荒而逃。等脚步声远去张继科利索地放开马龙,还有意无意地甩了甩手。


“继科儿,我……”马龙犹犹豫豫地开口,可张继科只是冷冷地瞥他一眼。


“别紧张,我又不会像那个人一样。”


马龙意识到张继科误解了他的意思,但他也来不及解释了。张继科显然把他脸上的迟疑当作了排斥和厌恶。


“我知道你不想我碰你,但是马龙麻烦你记清楚,只要咱俩还得玩儿这个游戏,你就是我的男朋友。你再讨厌我,咱俩也不得不绑在一起。”张继科靠在门边,他吊儿郎当地把手插进裤带里,脸上都是嘲讽,“当然了,我也一样。”


马龙丧气地垂下手,他想说我只是想谢谢你,但开不了口。张继科没耐心等他回答,站直身走向走廊的另一头。马龙愣在原地,脑袋空空,过了五分钟他才回过神来。


该去准备单打了。他告诉自己。在匆匆离开的时候有水掉在地上。


 


全锦赛时张继科退赛了,马龙担心他伤势却也不免有些放下心来。另一方面,能回到家乡也令他心情转好,这段时间以来终于能轻松一些。


下了飞机后他就直接回家去,按了门铃后怀着些期待等门开。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给他开门的人是他本以为不会在鞍山见到的人。


“回来了啊,快进屋!”


从张继科身后经过的母亲招呼他,而张继科笑着走出门,接过他手里的行李。


“愣啥,快进来啊。”他亲昵的说。


马龙傻乎乎地进了屋,而张继科轻车熟路地拉着箱子送进他的房间里。这时母亲从厨房出来,看见马龙还呆在门口便哈哈笑着拍拍他肩膀。


“傻孩子,看你这样子!”母亲笑得眯了眼,“继科来看你,惊喜不?”


张继科放好了行李,靠在卧室门边递给马龙一个皮笑肉不笑的信号,马龙只得慌慌张张地点头,而母亲拉着他手进了客厅,他父亲正坐在沙发上等他。


“到家了,累不累啊?”


“不累。”马龙看着张继科一点儿不客气地坐到一侧的单人沙发上,他自己反而有些束手束脚了。父亲看出他紧张,却会错了意。


“看把你吓的,我和你妈又不会反对你们俩!”父亲笑呵呵地说,“继科这孩子多好,刚来还帮你妈择菜。”


母亲搭腔:“就是啊!你说你也真是的,谈恋爱怎么还不跟家里说呢?”她有点埋怨地揉揉儿子的头发,“从电视上看见我们都吓了一跳!”


“阿姨,您们别怪他,”张继科恰到好处地接下了话茬,“龙就是不好意思,他害羞。”


“哈哈哈哈哈哈!”


马龙缩着膝盖拘谨地坐着,眼看着父母同张继科相谈甚欢好不投缘,他简直以为自己做了个荒唐的梦。


对马龙来说,最难的问题不是他的技术该怎样继续挖掘新潜力,而是张继科到底在想什么。


 


饭桌上少不了大鱼大肉,还有一道家常凉菜拍黄瓜。母亲把荤菜往张继科面前摆,可张继科笑说着不用全挪到了马龙跟前。


“这孩子!总不能不给你吃啊?”母亲嗔怪。


“不是的阿姨,我喜欢吃素。”张继科慢悠悠地哄着长辈,“我吃黄瓜就成。”


父亲哈哈大笑,对母亲说:“早告诉你继科喜欢吃素吧?”


言毕三个人又一块儿笑起来,马龙尴尬地看着自己面前盘子被推来推去,虽说最后还是他爱吃的肉,但总有种是被张继科挑剩下的感觉。他抬眼觑向那谈笑风生的三人,一时恍惚地觉得自己才是外人。


吃着吃着母亲就提起了马龙最怵的问题:“继科啊,你们俩有考虑过什么时候结婚吗?”


马龙慌忙把嘴中的饭菜往喉咙里吞,但还是没赶得及张继科开口:


“这个……我考虑过,但是没问过龙。”他意味深长地看向马龙,偏偏还装作情意绵绵的样子,“我都随他。”


母亲立刻转移了目标:“小龙,我看你俩要是没什么大的问题,就尽快结了吧。”


马龙喝了口水缓解被食物噎住的疼痛,假笑着回答:“急什么啊妈,这太早了。”


“不早了,你们两个也都快三十了。”说话的是他父亲,“我看继科真的挺好,能对你真心,我和你妈也都放心了。”


马龙僵着一张笑脸有苦说不出,他无奈地想,问题就在张继科对他没有真心呀。


 


一顿饭下来马龙简直觉得父母同张继科狼狈为奸,他强颜欢笑地累,索性也就随他们相见恨晚去了。


等到母亲收了碗筷时张继科还跟抢着要刷,最后被赶着离开了厨房。马龙的父亲要下楼散散步,于是客厅里只剩下张继科和马龙两人。


电视里播放着滑稽剧,有笑声和鼓掌的音效在客厅里回荡。马龙心理建设了半晌,终于鼓起了勇气转向张继科。


“继科儿。”


张继科摊着手臂翘着腿坐在沙发上,一派大爷姿态,听见马龙唤便好整以暇转过来看他。


马龙咽一口唾沫,他认为自己该生气的,所以特意加了些怒意在腔调中:“你来干什么?你为什么要跟我爸妈……那样儿?”他一开始说得有些咄咄逼人,但到了后半截就有些打梗。


那样是哪样呢?张继科表现得像是来见恋人的家长,但他们连恋人都不是,如果说这是玩笑,也太荒唐了些。


“噗。”张继科笑了一声,他放下腿岔开,然后弯腰把手肘撑在膝上,双手交叉从指间的缝隙看过来。


“还能是干什么?见岳父岳母呗!”


马龙攥住手底下的沙发套,他等着张继科继续说。


“马龙啊,你说了咱俩就是个场交易。可是你多亏了我才得以继续打球,相比之下我得到的是不是太少了点儿?”张继科说。


“所以我来要报酬了。”他挑着眼睛看马龙,翘起的眼梢透着些玩味和挑衅,“马龙,在我没有满足之前,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马龙背上冒出了冷汗,他知道张继科现在没在开玩笑。


TBC


 


有和现实不相符的地方,请见谅!


希望大家喜欢啦,给看到这里的各位都比心!❤❤❤


哦对了,我想找个代驾来着,我这里工资很高的有没有人考虑一下呀(。

评论

热度(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