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宾侠爱塞斯克

【獒龙】他他(下/end)(喜宴番外)

非语:

喜宴指路


番外的一辆小车




6.


马龙是从分手那天的梦里惊醒过来的。


他对梦里自己没能说出口的对不起和你别走仍旧记忆犹新,却是木木的,没什么感觉。扭过头看着睡的正香的张继科,忍不住凑过去贴着他的枕头,感受他的呼吸,然后好一会儿,心才像是被泡在了温度恰当的泉水里,又一次活了过来。


他有太久没这样打量睡着了的张继科了。


三十几岁的张继科,睡着之后仍有未被全部收敛起来的锋芒,只是那锋芒被藏进了紧闭的眼睛里,不易发现了。马龙带着一点探寻的,缓缓的伸过手去,又在将要碰触到他的几公分处犹豫了,半晌也不过是无意识的沿着他五官的轮廓一遍遍的描绘罢了。


刚觉着手有些酸了想放下去的时候却被张继科抓了个正着。


“等你半天了也不真上手摸,磨磨唧唧的。”攥着他的手响亮的亲了一下说道。


“……怎么还是睡得那么浅。”马龙倒也由得他去,待到他亲完,顺势就把手贴在了他脸上。


其实这事发展到现在,是和他来张继科家的初衷背道而驰的。最近的一段时间,张继科像从天而降似的,接连几次让他遇着,他自然不是波澜不惊没有唏嘘,他俩从小一块长大,光是在球台上就斗了十几年,还嫌不够一般,一路又任意妄为的斗到爱情里去,实实在在的精疲力竭。


原本来青岛,只为看看冬天的海,看完回去打算彻彻底底的从新做人了,偏巧又看见这人,热热闹闹,脂粉环绕,好一派花好月圆的繁荣昌盛。怎么规劝自己,都还是心绪难平,脑子乱的很,料想干脆脱了裤子干张继科几炮或许能好,恩恩怨怨的随便它们要埋在哪里,总之是要让它们结束,他也真的累了,懒得再去做些费尽思量的事。


但是现在他又不这么想了。


从他们要命的开始接吻的时候,他就又不这么想了。


“我刚刚做了个梦。”


“什么梦?”张继科闭着眼睛有一搭没一搭的玩着他的手指问。


什么梦吗?


马龙又贴近了一些,一时兴起的抵着他脑袋说:“你让我抱抱,我就告诉你。”


张继科笑了,“行吧。龙队抱抱我吧那。”








是分手那天的梦啊。


那天下雨来着,淅淅沥沥的听不真切。能记起来的就是乱七八糟的吵架,话赶话的你一句我一句争前恐后的互相插刀子,不知多久他们平静下来。马龙看着他,问他,那你要我怎么样,我不想和你吵架了,为什么你不能体谅我一点。


张继科整个人像沉在了一片暗色的云里,他说好那我们不吵,这周我就跟你回去,这事我们摊开来说了就解决了。


马龙觉得他是在开一个一点意思都没有的玩笑,怎么摊开来说,解决什么,这是那么简单的事吗?他不是张继科,他做不得他这样肆意妄为闹个天翻地覆的心理准备,他也没有打算铺设血雨腥风的情节走向,他只是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精疲力竭。张继科和家里,哪头都处理不来,哪头都得罪不起,他努力了这么久,不过是为了想要找到一个平衡点,想要自己爱的都能爱得下去,为什么就这么难呢?


然而张继科还要问他,你让不让我去?


马龙咬着牙摇了摇头。


张继科就那么看着他,他不知道这段时间的长短,像是被放在了扭曲后的时空里,无知无觉,连刚刚的满腹委屈也消失殆尽,只是任张继科这么看着,他该去想一些什么的,但是他没办法,他被钉住了,全身失了力气,到了也是动弹不得。




然后张继科点点头说,行吧。


马龙说,张继科,我只是想要两全。


张继科说,马龙,这个世界没有两全的,你想要的东西太多,总是要有取舍的。我再问你一次,你让不让我去?


示弱吧,示个弱吧,为我示个弱就又怎么了呢?张继科看着马龙想。


但是马龙不,马龙还是摇头。


张继科想笑,但全身的肌肉都硬的像连续跑了几个一万米,根本牵动不起来,他甚至怀疑自己一会儿是否能顺利的连贯的走出天坛公寓,他尽力保持着体面的打开房门,走廊里黑漆漆的,不知道是时间太晚,还是灯又坏了。


你以后别后悔就行吧,我先走了。


他听马龙轻声说出了个‘好’就离开了房间。


也不觉得痛了,不过是眼耳口鼻被外面的雨浸透了,没一会儿就像沉进了海里。






7.


张继科沉默着听完马龙说的梦,给他紧了紧被子。


“为什么我们要浪费那么久的时间呢。”马龙把头埋在枕头里,声音听起来闷闷的。


张继科想给他从枕头上翻过来,使半天劲也没得逞,“你又要犯轴了是吧?有这个时间后悔抓紧时间多干几炮不好吗。”


马龙原本陷在这份情绪里都要难受了,听张继科这么一说忍不住从枕头里抬起头噗嗤一声笑出来,他从小就特恨张继科这种豁达劲儿,衬得他多小心眼似的,其实经过昨天他也算想通了,他俩之间的这笔烂账,这辈子是算不清的了,只好一直这么互相拖欠着了,“也是,那你躺好了吧这回怎么着也到我了。”


张继科倒没接这茬,而是捏了捏他的脸:“我们龙仔真是变了不少,居然能摸着黑爬九层楼了”


“那你喜不喜欢呢?”


“喜欢啊,只要是你,总是喜欢的。”


马龙也懒得压着心里那份得意和欣喜,眼睛都亮了,开心的仰了仰头去亲张继科的下巴。






8.


“哎不对,说起来,前几天你在万象捏姑娘脸来着吧!”


“啊?什么万象……啊,你说那个,那是我妹啊!你以前不是还见过吗!不认识啦?”


“…………啊……你这么一说好像是……”


“你在那儿看着我们了怎么不上来打招呼啊?”


“我为什么要上来打招呼。”


“噢,所以你是因为吃这种飞醋才在我家门口蹲了我一晚上?”


“讲道理,没有一晚上好吗。我过了十二点才来的。只能算半晚上!”


行,给你出息的啊。张继科忍不住大笑起来。






哎张继科,你说我俩以前为什么这么幼稚呢?


我俩现在也幼稚啊。


那怎么就一直幼稚呢?


因为相爱呗,相爱不幼稚,还有啥意思?






9.


十年梦一场,都付笑谈间。






-END-


赶在2017年到来之际,完结啦。


希望你俩2017顺顺当当,健健康康,开开心心,平平安安。


谢谢大家对喜宴和他他的喜欢,特别高兴能写这个系列,特别高兴认识大家。


先预祝大家新年快乐!



评论

热度(191)

  1. 罗宾侠爱塞斯克非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