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宾侠爱塞斯克

【龙獒龙】圈 (上)

喜欢

我很困:

圈不是框圈的圈


是哪个圈你们看看就知道了




不太会搞链接 戳头像看(下)哦




01


 


马龙听完了张继科给他讲的秘密,心里一凉——老师瞎给配的什么同桌,内心戏太足,脑子可能有点儿问题。


 


他往张继科抽屉洞里一伸手,抓了把核桃仁随口一问:“那你跟你爸妈讲过没有?”


 


张继科一张小脸白嫩嫩。这会儿浮出层滑稽的沧桑感,“当然没有。大人才不信呢。”


 


他看着马龙,又加了一句:“我就跟你一人儿说了,你信我的,对不对?”


 


马龙心里一惊,赶紧把一句“我也不太信”跟核桃仁一起给咽肚子里了,差点儿没噎着。


 


02


 


张继科的秘密确实挺扯,搁哪个大人也不能信。其实按说在一年级的教室里,随便抓个人讲讲都很有可能被相信,可他点儿背,偏偏选了马龙。


 


马龙留着乖乖的妹妹头,白白净净挺挺拔拔,把最普通的卫衣都能穿出仙气儿来,开学第一天就一眼让老师相中当了班长。黑亮亮的眼珠子像沾了水的葡萄,聪明劲儿当半个大人使都算委屈他。


 


可谁让这位刚刚伴着被噎死的危险打下了“我信”的包票呢?只得强行逼自己入戏了。


 


他于是摆出一脸的求知心切,“那你展开讲讲,都谁头上有那个圈?”


 


03


 


是的,张继科的秘密就是,在他眼中,有那么几个人,头上是悬着一个圈的。那圈离头顶几厘米的样子,灰白色,近乎透明,就像用水汽做的。大小呢?这么说吧,垂直降落几厘米,应该刚好能套在头上。而那“几个人”,据他所说,有他爸爸、他妈妈、他奶奶、他姥姥、他大姑、他二姨……


 


“就是你所有的女性亲属加一个你爸。”马龙帮他总结。


 


张继科稍微犹豫了一下,才慢吞吞地否认——


 


“也不是,其实还有两个姐姐。”


 


04


 


事情就发生在开学前不久。张继科也是很虎,刚满六岁的小男孩,屁股连自行车的座儿都够不上,骑他爸的凤凰还得站着蹬。也敢上大马路,还骑特快,哐一下就让个三轮儿给撞路边的树上当场晕过去了。


 


还好有树做缓冲,落地的姿势也安全。被路过的俩好心姑娘送医院去了,医生说没伤着骨头,检查了脑子也没事儿。就碰破点儿皮,晕过去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过度惊吓,一会儿也就醒了。


 


他醒过来的时候,看见两个二十岁出头的姑娘,都穿着好看的连衣裙,头顶上还有光环。浑身都疼,头也昏沉沉的,就拿微弱的声音问:“姐姐,你们是天使吗?”


 


“天使”们看着这个眉清目秀的小男生扑哧笑了,“刚才你骑车让人撞了,我们俩给你送过来的。你爸妈待会儿就到!”


 


他爸妈过来之后,可劲儿谢了两位姑娘,好生送走又留了联系方式说有空请吃饭。扭过头来就马不停蹄地对儿子好一顿数落,“你说你傻皮什么?耍可以,会不会找地方?也是要上学的人了就不能有点儿数……”


 


张继科这孩子皮实得很——从小挨熊惯了。他有一句没一句地听着,突然想到一个重要问题——刚才被吓懵了,这会儿一回忆一对比才发觉,二位天使姐姐头上的光环,跟眼前这俩炮火源头上的圈一模一样。


 


心里不禁一慌:在此之前,头上有圈的人好歹有个共同点,都是亲属。这下可好,唯一的线索也断了。


 


05


 


把遭遇天使的经过讲清楚之后,张继科眨巴眨巴眼,“马龙你说怎么办,那俩姐姐不会是我亲姐吧?那我爹也真够混蛋的。不过这么一来就理顺了,头上有圈的就是我的全部女性亲属!”


 


马龙面无表情,“那你那性别男的混蛋爹呢?”


 


张继科一拍脑袋,“那可能是所有跟我的命有关的人?爸妈给了我这条命,那俩姐姐救了我的命……其他人呢?”


 


没过两秒——


 


“你说不会是所有对我好的人吧?那我也太惨了,爷爷不疼舅舅不爱的……”


 


马龙看着张继科神经兮兮的样子,觉得他可能真不是装的。就算是装的,装这么认真也是挺不容易,自己要再视而不见,可以说不是人了,就尽力配合他的表演吧。


 


于是摆出一副认真破案的架势,“昂,我觉得吧,还是先捋一遍。头上有圈的就是你爸你妈你姥你奶你姑你姨外加俩陌生姐姐。排除所有女性亲属的可能,因为有你爸;排除所有亲属的可能,因为那俩姐姐不是亲属,再说你爷爷姥爷啥的也没圈。现在最可能的情况就是所有对你好的人……不过要真是这么着那你也太惨了,对你好的人就这么几个?”


 


看张继科小嘴一瘪差点儿想哭,又忙着补充——


 


“所以说你这个情况可能还是比较复杂。我看这样,你也不用着急,这不是什么大毛病,不影响生活。你看,头上有圈的人是越来越多的,说明可能以后还会出现。不如你就耐心观望观望,可能等出现的人多了,共同点自然就出来了。”


 


张继科看着马龙尽心尽力的样子,觉得他简直像个福尔摩斯,侦探里的巨星。


 


嘴上还故意遮着,“你老可能啥啊,就不能有点儿自信?这包核桃仁你都拿回去吃吧,补补气势。”


 


06


 


那天马龙回家之后,仔细端详了自己爸妈的头顶,百分之一百确定没有圈。他从小到大没接触过什么灵异事件,想想竟然还觉得张继科挺有意思。


 


可相处长了却慢慢发现,抛开那个秘密,张继科这人其实并不古怪。再说,他看着头上有圈的人,学校里一个也没有。时间一久,马龙差点要把这事儿忘了。偶尔想起来,才会跟张继科确认一下有没有新的圈出现。


 


“没有,有的话早跟你说了。”每次都换来这么一句。


 


马龙便不问了。


 


日子再长,张继科在马龙这里也就跟别人没什么区别了。


 


这么说也不对。还是有区别的,有很大区别——


 


他俩互相看着顺眼,又一直坐同位,感情好得自然而然。马龙把张继科当最好的朋友,料继科儿看他应如是。


 


07


 


教学楼后面有个乒乓球桌,石头砌的,这帮半大孩子经常去打着解闷儿。大家都没学过,马龙和张继科凭着身子脑子都活,一直以来也算他们小学里的乒坛双子星了。


 


球儿打得再好也有失手的时候,更何况一帮小孩儿之间差距本来就不大。俩人好胜心都强,不同是马龙输了就憋着折磨自己,张继科输了就嚷嚷着要剁人家的手折腾别人。横竖不能真剁手,闹闹也就算了。下场就是张继科落了个狗脾气的名声。


 


狗脾气是这样的:你不惹他,他不咬你;你一惹他,他也不管你是要抱他还是打他,你一动手他就动嘴,急起来连自己都咬。


 


四年级的暑假过后,隔壁班冒出来个马尾姑娘,突然称霸学校各大球桌。发球还带旋儿的,把所有小男生都打得一愣一愣,还能跟体育老师来几个回合。人家倒也不藏着掖着,大大方方地坦白自己假期上了两个月乒乓球班,又往拍子上哈着气说,看来成果还行嘛。


 


张继科差点儿气晕,扎什么马尾,哈什么气,装什么王楠?


 


输给小姑娘跟输给小伙子毕竟不同——一来,都说好男不跟女斗,自己不仅跟女斗了,还斗输了,脸往哪儿搁;二来,输给小伙子可以叫嚣着剁人家手,输给小姑娘本身已经够丢人了,还能没皮没脸地追着人家剁手去?想剁自己手倒是真的。


 


马龙也输了,也搓火。但还是勉强压下自己的火去按张继科肩膀,好男可不跟女斗啊,打球不算斗,你要真耿耿于怀,就不男人了啊。


 


张继科气呼呼地甩开他的手,老子从来不跟女人置气。


 


放学之后转身就拉着马龙去报乒乓球班了。


 


08


 


馆子在地下,很有年头,也颇有几个厉害教练。学员报名都是口口相传,还真有些是从小认真练过来的。


 


他俩初来乍到,新鲜得很。每天放学都去练,却没想到没过几天就惹了事儿。


 


经过也不复杂,球馆里抢台子是家常便饭。可抢台子的人还轻蔑地给俩小孩儿撂了句,“就你们这水平用这台子也是浪费”,又顺手推了马龙一下。


 


“不就多打几年球吗牛逼什么?”说话的是张继科。


 


“你说谁呢再说一遍?”


 


这人就是那从小泡球馆练过来的之一,颇有些地头蛇的架势。搡着张继科就问球台上见敢不敢?


 


遵从内心来说,张继科是不敢的。气性归气性,技不如人也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他反手就是一拳,“老子不跟你这种人打!”


 


说起来还算是一帮小孩儿,脑子管不住身子,一点小火星就要搞个大事。他们很快打成一团,引来了几个教练。


 


教练嘴上各打五十大板,心里还是向着地头蛇,罚也是罚张继科狠。


 


张继科要捡整个馆子的球,马龙就跟他一起捡。


 


09


 


第二天放学,一进球馆就看见地头蛇被他的教练指着鼻子骂,粘个拍子都粘不利索,打这么多年球儿都他妈喂狗了?


 


马龙嘿嘿一笑,转头跟张继科说,“我把他胶水里掺上水了。”


 


“干得好!不过要是我的话,得在他水里掺胶水,老子毒死丫的!”


 


发现了马龙脸上短暂的迟疑,又连忙补上一句,我开玩笑的哈哈,我这么纯真善良,还能真毒死他不成?


 


马龙不说话他还急了,靠,你不会当真了吧,我说我开玩笑的啊。


 


马龙就用手呼啦他胸口,好好好,开玩笑的开玩笑的,您最纯真善良我信了。


 


张继科给他呼啦的胸口直烧,还不放心,你到底真信假信啊。


 


信信信,我真心地真信,不信不是中国人。


 


马龙心说我连你那么不着调的秘密都信了,嗬,头上有个圈,还有啥不能信的。


 


10


 


那天回家张继科就发烧了,烧到半夜不但不退温度还越来越高,急得他爸妈也没工夫继续追究前一天打架的事儿,连夜送医院挂水去了。


 


第二天自然没去上学,肖战一上课就问马龙,你同位张继科没来啊干什么去了?


 


马龙听着张继科的名字,想起来前一天呼啦他胸口时候他起伏的呼吸,心里一阵烦躁。他啪一下把书打开,说,我怎么知道他干啥去了啊我又不是他爹。


 


可放学之后还是奔他家去了,还见着了人家真爹。


 


他爹他妈拉着马龙说这就是马龙吧继科老说你,小伙子真精神,一看就特懂事儿吧。继科你跟人家学学啊。


 


张继科心里说学个屁他才不懂事儿呢。再说了他身上的优点就是我欠缺的地方,我俩互补。我一学,再给我俩整相斥了咋办?


 


11


 


半是喜欢,半是消遣,不知不觉中,这俩人在乒乓球馆里也断断续续呆了挺长时间。小学毕业之后初中同校不同班,靠着一起去球馆的时光,腻腻歪歪地竟然还延续出了同班又同桌的感觉。


 


这段日子总得来说像棉花糖一样,太太平平,又软又甜。没想到临了临了,张继科同学打球的时候光荣负伤,把脚脖子给崴骨折了。


 


正好赶上初三下学期,球馆里派了个教练送他去医院,马龙跟在旁边,阴阳怪气地说我看你是不想中考了。


 


张继科躺在病床上跟个没事儿人似的,还乐呵呵地冲马龙说这下你也送我来过医院了,来来来快让我看看你头上有没有圈。


 


他爸妈赶过去之后都气笑了,说你这倒霉孩子,直接住医院得了。


 


伤筋动骨一百天,头一个月出门都费劲,学算是不能上了。马龙见天儿往医院跑,送作业送笔记,还管答疑解惑。张继科爸妈脸上偶尔露出点儿愁容,他就立刻正色道,“叔叔阿姨,继科儿很聪明也很努力,我相信这点儿事耽误不了他中考,你们也应该相信。”


 


张继科爸妈脸上一言难尽,张继科本人心里又好笑又开心。


 


趁他爸妈出去找医生问话,张继科看着给他削苹果的马龙没个正行,“龙哥你对我这么好是不是喜欢我啊。”


 


马龙黑着脸说滚蛋,我就是怕你一蹶不振,我中考考状元了也胜之不武。


 


又把苹果扔他怀里,给给给你自己削,你脚断了手又没断。


 


12


 


自己争气,马龙给力,最后张继科拄着拐竟然考了个全市第一,本来剑指状元的马龙反而才考了第十七。其实说“才”也是他自己要求太高而已——外人眼里,全市第十七,多好的成绩!


 


成绩出来那天马龙还有点儿小不乐意,张继科捅他说龙哥龙哥你别气,你看你最喜欢的数学还是第一,再说总体考得也不赖啊叹什么气。马龙在旁边一声不吭抱着手臂,张继科说你干什么玩意儿啊拥抱寄己?


 


马龙说,对,我自抱自泣。


 


13


 


高中又同班,马龙一进班就笑了。张继科也笑,说你看还好你没考个第二吧。全市第一第二都在一个班像话吗?


 


再一看宿舍安排更完蛋,那一瞬间张继科都觉得他自己是高晓松附体,怎么睡在上铺的兄弟和同桌的你都摊上了?


 


进了宿舍,一不小心又看到了张熟悉的脸——


 


“师兄!老张!”是在乒乓球馆里认识的许昕,跟他俩都挺合得来。他后来跟马龙一个教练,正经师兄弟关系。


 


仨人寒暄一番,张继科拉着许昕给他讲自己跟马龙从小学开始妙不可言的缘分,又指着马龙说你爸是不是有什么关系,把咱俩调一班,又给安排了个上下铺。


 


马龙懒得理他。倒是许昕在旁边积极得不行,这么说您二位就是天生一对啊,怪不着别人。


 


张继科心里乐得要死,嘴上却故意掐出点儿委屈说,龙哥怎么办啊他说咱俩是一对儿。


 


马龙一脸淡定,一对儿就一对儿呗。


 


一对好兄弟。


 


14


 


中考前骨折住院除了给张继科落下个阴雨天脚疼的毛病,还带来了另一个无伤大雅,甚至还可以说是有点儿雅的后遗症——


 


他爱上了写诗。


 


当时躺在病床上太无聊,什么球都没法打,复习烦了没事干,顺手翻开本诗集,就算入坑了。


 


这毛病持续了一个暑假,到高中开学也没消停,马龙都快烦死他了。


 


去小超市买饮料,嫌塑料袋子薄让超市阿姨给再套个袋子,阿姨稍微有点不情愿,张继科说——


阿姨您就再给我套个袋子呗,一个袋子不值钱,掉在地上不好看。


 


上学迟到了让刘国梁堵班门口儿,他嬉皮笑脸给来一句——


班头儿,最美不过师生情,放我一马行不行?


 


去食堂打饭,他跟食堂大妈说——


辣椒炒蛋拍黄瓜,米饭您也别落下。


 


大妈问他要多少米饭,他说——


半斤八两看着给,吃不了给我同位。


 


他同位马龙在旁边一脸霜地说你差不多得了。


 


他就回过头去说教——


龙仔你得长身体,吃得少了没力气。


 


马龙翻个白眼说我没说这个,你写打油诗还上瘾了是不?有完没完?


 


他叹了口气,一脸真情实感——


讲话不押韵,文坛没法混。


 


军训拉歌属他最上心,跟着教官扯脖子喊一二三四五我们等得好辛苦,一二三四五六七我们等得好心急,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你们到底有没有。还一本正经地说你们这九和有的韵压得也不彻底啊,把教官逗得嘿嘿直乐说你要不跟我们回去当兵算了正好给领导提提意见。


 


张继科说我才不当兵我可是要当艺术家的,诗人啊作家啊,画家啊设计师啊,都有可能。


马龙就从旁边刺挠他,隔行如隔山懂不懂,又想写又想画,看给你牛逼的。


张继科说艺术相通懂吗?梵高画画的吧,人家可会写着呢。说着就掏出手机给马龙念梵高感动了无数少年少女的名句,那叫一个声情并茂——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只看到烟。但总有一个人,总有那么一个人能看到这团火,然后走过来,陪我一起。我带着我的热情,我的冷漠,我的狂暴,我的温和,以及对爱情毫无理由的相信,走的上气不接下气。我结结巴巴对他说:你叫什么名字。从你叫什么名字开始,后来,有了一切。”


 


马龙愣在原地,过了一会儿才慢悠悠说,军训不让带手机,你可给收好了。


 


15


 


当年他俩小学坐同桌之后的第一句话就是张继科问的,“你叫什么名字?”


“马龙。”


“马龙。马龙。你是不是也属龙?”


然后张继科就觉得他俩可有缘了,大家都属龙,告诉你个秘密又何妨。


完全没意识到当时教室里的人起码有一半属龙。


剩下的基本属小龙。



评论

热度(6)

  1. 罗宾侠爱塞斯克我很困 转载了此文字
    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