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宾侠爱塞斯克

【獒龙】所以,你只是为了催更?08

Nebula:

狗血脑洞/oooc/真人无关/本章内含三轮车




小说作家科x书迷总裁龙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07




我觉得写这章的时候我喝了假酒 原谅我吧






【08】




许昕从南亚回来有半个月没见马龙了。




趁这次开会结束中午吃个简餐的机会,迫不及待地开起话头,十分关心马龙的所谓「双箭头」进度。




马龙一开始不肯松口,后来才说,张继科最近怕是生他的气了,自打签了保险单,就一直对他爱答不理,送他,的法拉利也搁车库里一动不动。




许昕放下叉子管服务生要美年达,说,你看你看我以前就没说错,你就是一大写加粗的单箭头。




马龙摇头说那他还住我家不走。




“你不是说他没地儿住手头紧么,”许昕推推鼻梁上的眼镜,吞下鳕鱼片说:“这么算人家也是为二两米折腰不得已。”




马龙撇撇嘴,沉默地叉起一块小黄瓜,吃到一半把张继科资产调查结果告诉了他。




许昕闻言也觉着有趣,还想直接打电话给方编辑问话。




马龙拦下了,说,你别作昂,出了岔子我让你破产。




“诶哟我好怕怕。”许昕装模作样地摸摸胸脯,转念一想,又说:“既然他也心里有鬼,为啥不肯接受你呢?这都什么年代了,世界大同哇。”




马龙惆怅地说:“可能他觉着我是只会砸钱的土大款……我不是一定要包养他,但我每次提起来,他不拒绝也不同意啊……愁死我了。”




再者他法拉利怎么说也收下了啊。




许昕品品水果盘里的小葡萄,然后经验老道地说:“那就更有问题了。你说他是搞文学的,应该很有原则和自尊。然而在你面前,却是一副模棱两可的姿态……啧啧啧……”




马龙说你什么意思直说吧。




许昕严肃起来,说,他可能是看上你的忠心和钱了,但又不愿意和你好。




为什么呀?马龙更不明白了。




看上我的钱没问题,但为啥还不愿意真和我在一起呢?




因为——




因为他有问题!




许昕分析起来头头是道引经据典,说,你看我说过的那哥们儿,最后书也帮人出了,小姑娘也算出名了,网上水军费都算清了,结果是啥……竹篮打水一场空啊!




明知金主有这个意思,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暧昧不清的默许,最后事成再置身事外,仿佛一切都是纯粹的自作多情。




马龙有些不好的预感,嘴上还是说,那是他太傻,内姑娘为人处世也不太行。




张继科不是酱婶儿的人。




许昕摆摆手,伸出五根手手指在他眼前晃悠:




“一叶障目啊我的哥。”




“说不准你们家大作家也有个女朋友,只是你还不知道呢。”




“当然,我觉着哥你也不至于这么倒霉……张继科也可能是——诶,你不吃啦?”




马龙当场撂下许昕一人叫他结账,说小高有急事还在等着回报。




“哦。”




许昕独自喝了两口汤,手指轮流在旁边的手机壳儿上跳跳跳。




是不是该向方小编打听打听?




两天后。




马总下午工作结束的早,想着开车去蓝色海岸接张继科回家。




他也有阵子没见那位漂亮老板娘了。




司机开车停在咖啡馆门前等着,马龙一整理领口,仔细确认了头型,依旧英俊潇洒。




他最近有些忙,很少回家吃晚餐,对于素食养生大黄瓜还真有些想念。




张继科小说写的越来越顺,他也慢慢接受了白虎壮烈牺牲的这个事实,重新关注起白龙接下来如何振作重返江湖的故事。




只不过白龙陷入美人劫的环环套路的这段剧情他作为读者是看着上火干着急,有点不大待见,便也没太大兴致跟张继科讨论。




反正提了意见他也不会改。




只会说需要被尊重作者主见。




马龙拉开玻璃门,门口的铃铛轻轻叮当叮当叫唤几声。




小白狗从老板柜台后头啪嗒啪嗒跑出来,亲昵地围到脚边摇尾巴。




马龙蹲下摸摸道哥的狗头,用视线寻找张继科的身影。




张继科果然还坐在角落的老位子。




电脑旁边放着只玻璃杯装的绿茶。




手边还有一块盛干果壳的纸巾。




唯一跟过去不同的是……




他今天不是一个人。




张继科对面还坐着位扎马尾辫的白净小姑娘。




两人相谈甚欢。




张继科笑得像颗老核桃。




马龙忽觉自己有一段时间没看到他在自己面前露出这种笑颜了。




没心没肺,傻乎乎的。




张继科像是讲了个笑话,又抽出电脑底下藏的稿纸,写了点什么,分享给那女孩子看——




然后两人又神秘嘻嘻地对视大笑开怀。




「说不定你家张大作家早有女朋友了呢……」




马龙呆呆地望着张继科继续招呼那女孩过来写写画画。




女孩眼神看着他亮晶晶的,就像他马龙以前,一模一样。




张继科不是这样的人。




可他为什么不愿意和我在一起呢?




……为什么。




为什么呢?




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张继科还在同那姑娘热烈讨论,欢声笑语。




根本没有注意到他的出现。




你其实知道的。




只是不愿意承认。




马龙拍拍道哥的小脑袋,突然觉得很难过。




他不会是这世上唯一懂张继科的人,更不会是他最重要的支持者。




张继科有太多可以选择。




对张继科来说,他可能只是个有钱的冤大头吧。




所以他顺水推舟留下来,迟早有一天,会‘拗不过他的好意,同意出本诗集吧。




马龙心想,他真的不知道。




也不想知道。




张继科到底在想什么。




是怎么想的。




又是怎样看他。




老板娘有过来问他要不要试试店里的新品杨桃咖啡。




马龙放开道哥,捂着肚子站起来为难地说,不了,我胃有点不舒服,谢谢您啦。




马龙回到车上,让司机改道开回大厦。




路上他给张继科发了条短信,说晚上有饭局,不在家吃饭了。




直到新约的酒局开场,张继科才回过来一条简讯。




「好。」




马龙锁屏手机,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




其他人都说马总今天好兴致。




马龙笑笑,大方地说,今儿都是自己人,当然得带瓶好酒来,大家随意尽兴。




……




实际到家时也不过十二点一刻。




马龙撑着柜门穿上拖鞋,进来就听见客浴内哗啦啦的水声。




一闭上眼脑子里便都是张继科精壮的身体站在那冲热水雾气氤氲的画面。




人家包养还不要呢。




你在这儿上赶着什么劲儿。




马龙知道自己眼下酒气熏天,心里丧气也不想见张继科。




他踩着楼梯推进屋门。




心不在焉地洗澡时,蓦地下了决心。




他在生意场上从不拖泥带水。




为人也向来如此。




不论张继科作何他想。




他马龙总不是吃亏的一方。




他不在乎那点儿钱。




又何必计较。




放他走吧。




有些话图穷匕见,无需讲明。




张继科洗澡的时候就听出家门口的动静。




是马龙回来了。




马龙最近工作忙,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




近期也不大提起他的小说了。




仅仅是业余爱好,企业家应酬繁多日理万机,自然像方博说的那样,时间一长……新鲜劲儿总会过去。




张继科不愿承认,自己的作品不再具有吸引马龙的魅力。




连同他自己一起,也变成了这间豪华公寓里的多余。




他穿着和马龙平日里使用一般无二的白色浴袍,草草擦过头顶,细细收拾完浴室地板上的水迹,拉开门径自走进卧室。




马总家公寓是错层,他的房间在楼梯下,马龙的大卧房在上面。




马龙已经回他房间去了,用他套间里的浴室洗掉那身应酬饭局过后沾染来的胭脂香粉和烟酒气。




张继科重重摔进柔软的床垫,趴着一动不动,自顾自地假寐了一会儿,终究没能入睡。




鬓角尚未擦干,湿漉漉的碎发黏在耳旁,像是垂头丧气。




就在这个时候,马龙晃晃悠悠地走了进来,没敲房门。




张继科迅速翻了个面,陷在床被里睁眼看对方说:“马总,有事情?”




马龙不言不语,身上赤条条也仅裹件白袍浴衣,头发尚未吹干,鼻尖白里透红,杏眼墨黑难以一探究竟,白嫩的肩颈缝隙冒着丝丝热气。




刚洗过热水澡。




“我今天的更新看过了么?”




张继科又问。




马龙将将扯出一抹冷笑,说:“没有。”




“所以大半夜马总有何贵干?”张继科强压心头愠怒,摊平移开视线,说:“难不成是长夜寂寞……”




马龙迈开步子走上前来眼带怒意,口吻仍是居高临下,说:“是。”




张继科胸口骤凉了一大片,低头看他身前浴袍被马龙瞬间已被扯开了大半。




这场景他在脑海中曾经走过剧情许多遍。




只是主角台词讲得次序不大对。




“你要干什么!”




张继科明知自己喜不自胜嗓音掩遏不住思想的猥琐,却还是这么说了。




马龙豪气且戾气地一把跨坐到他身前,强行扯开张继科的浴袍腰间系带,自己顺着衣角露出两条笔直修长的大腿,一手探进身下人的胸膛,俯身凑近耳边,恶狠狠地说:




“张继科,你做这一切,是不是只为钱?”




张继科辨出马龙还醉着,却又不是开玩笑的。刚刚熄灭的火苗再一次窜上心头,他真是不懂,马龙过去花样百出要「包养」,如今却质问他要如何。




当三分热度褪去,生意人心里最在乎的羁绊还是金钱。




他张继科是为了钱?




张继科不禁露出了自嘲的苦笑,但这在马龙眼中却扭曲成了某种默认。




强扭的瓜不甜。




他是该放手的,放他去那些什么姑娘身边……




不,从一开始,他就不曾拥有张继科。




他死缠烂打,张继科不擅拒绝,原本成为朋友,就该心满意足。可他太贪心了,一步步引诱对方,存留的妄念越发膨胀,最终一发不可收拾。




两人都是。




张继科清楚他不该讲无理的气话脱口而出。




诚然他并非控制不住。




只是不愿控制罢了。




“你说是就是吧……马总。”




最后他尾音咬得很重,钻进马龙的耳蜗撞击着他残存仅剩理智的皮质纹路。




马龙朝着张继科分明的锁骨咬上去,撒气一般毫不留情,很快便弄出了红印子。他唇边拂过那些薄薄的颈部皮肤,感受皮脂层下血管虽心脏的跳动。




“我说过,别叫我马总。”




张继科一把抓住他的后脑勺,强劲的力道略带粗暴地强迫他抬起头来。




桃花眼尾微微上扬,像是晕开了红红的胭脂,带着水汽与三分桀骜不驯。




“马龙,我在你心里就是个没脸没皮见钱眼开的三流写手,是吗?”




马龙脑壳嗡地一震。




不待他开口回答,张继科便猛地按住他的后脖颈,死死堵住了他的嘴,猝不及防撬开了最后的防线。




(真的是三轮车别看了我觉得写完身体被掏空太难了真的)


×××




第二天马龙起了个大早。




他有行程要去欧洲,公事耽误不得。




张继科跟着也醒了,揉着后腰沉着张脸问他,你这天还没亮就急着跑?




马龙忍住了想亲他脑门的冲动,板着脸说,我跑什么跑,这是我家。




然后重新拎起地板上的浴袍,披起来穿上,说,我要出趟差。




张继科翻了个身,说,我没听你说过。




马龙系上腰带,说,现在你听我说了。




张继科背对着他,沙哑着嗓子说,哦,我知道了。




马龙想了想,坐床沿,推了推他,问:




“你什么时候搬走?”




张继科身板僵硬了莫约两秒,说:




“你要赶我走?”




马龙先是摇头,再来点头,说:“你总不能还在等我给你买个房子吧。”




张继科顿了一顿,翻身眯起眼睛,而后凶巴巴地瞪着他不讲话。




马龙知道他这是生气了。




张继科本想发作,却又强忍住了,翻过身去,极为平静地说:




“给我两天时间。”




马龙说:“其实我可以给你买栋房子。你知道的,我什么都愿意送你。”




张继科异常冷静地听他说完,然后闭上眼,一字一句地说:




“你放心,等你回国,我应该已经走了。”




马龙离开房间的时候,他还补充说:




“钥匙回头我放管理员那。”






TBC




(我是谁我在哪我都写了什么 奔溃)

评论

热度(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