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宾侠爱塞斯克

【刘孔|獒龙】热岛小夜曲2

超喜欢这种港味的

墙纸:

张继科刚到兰桂坊,被路口挤着一群看热闹的人堵住了去路。
他锁了车,绕到人群后,看到路中间一个持刀的男人正和一个巡警对峙。
那男人显然已经喝多了,一手指着巡警,一手拎着把不知道从哪里摸来的菜刀。
路口转过来两辆冲锋车,三两个接到警讯的摩托警把车停在张继科身边,拨开人群就要往里走。
人群中忽然冒出一阵惊呼。
张继科探头去看,就看到醉酒持枪的男人已经被制服,那个小巡警一手挽臂用膝盖把男人死死地按在地上,另一只手熟练的去摸腰后的手铐。
冲锋车上跳下来的巡警和摩托警一起冲了上去。

张继科朝天吹了声口哨,就看到制服持刀男人的小巡警扒下警帽,抬手撸了撸混乱中落到额头的刘海。
张继科看清楚了他的脸。
“PC881020!”
马龙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的警号,下意识地立定回神,转头就看到几天前在街上遇到的那位奶茶先生正在人群后朝自己笑。
“好威哦龙sir。”张继科鼓掌。
马龙笑笑:“我不姓龙啦,”他说完又说,“没想到还能遇到你呀,上次的奶茶钱我给你呀。”
马龙一摸口袋,才想起来巡逻时是不带钱夹的。
张继科笑道:“我请你喝的,多谢你帮我修车。”
马龙也跟着笑:“你耍我啊,你的车根本没坏。”
张继科挑眉:“我跟你开玩笑啊,没想到你那么认真。”
马龙正色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张继科答:“喝酒啊,还能怎样,要不然迷路了,在马路边等龙sir送我回家?”
马龙转头就走。
张继科在身后喊他:“喂,龙sir,留个电话嘛,下次一起出来喝酒呀。”

马龙脚下一顿,不知道为什么想起许昕说过的那句话。
“先请你喝奶茶,再跟你要手机号,第三次见面就要上床了。”

马龙上了冲锋车,许昕问他:“师兄,刚那人是谁呀?”
马龙脸色不好:“开车。”
许昕凑过来揽他的肩膀:“师兄你不是吧,就算你舍不得我也不至于脸色这么难看吧,你明天去了O记之后我们还是经常能碰面的呀,看开一点啦。”
车上人都笑了起来。
马龙也挤出了一个难看的笑脸。


张继科目送着载着马龙的冲锋车开远,转身上了街旁一家餐吧的二楼。
走廊尽头的包厢里孔令辉正和会里几个叔父赌牌。
张继科进了屋,挨个叫了人,最后停在孔令辉身后,低头小声问:“大哥让我来问,辉哥你准备什么时候从酒店搬回家住。”
孔令辉看了他一眼,指了指手边的位子:“来一局。”
手边的人起身给张继科腾了位子。
他看了看孔令辉,又看了看牌桌上的几个叔父,面无表情地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荷官派了第一轮牌。
叔父们点烟喝茶,开始闲聊起上周末打的那场高尔夫和添好运的马来糕一年不如一年。

孔令辉压下手里的牌:“你来新记几年了?”
张继科看了眼牌面:“我中学念完就进新记了,快十年了吧。”
孔令辉点头:“我走的那一年来的?”
张继科看他一眼,也不说话。
荷官派第二轮牌。
孔令辉说:“叔父们都说你跟我年轻时很像,不知道你们老大是不是也是这么觉得的。”
张继科看到他把手边筹码全推进了赌池,不动声色地说:“叔父们抬举我了,我怎么敢跟辉哥比。”
说完,把侍应生刚刚送来的筹码也全推进了赌池。
“我跟。”
荷官派最后一轮轮牌。
孔令辉冷眼看他:“你现在的牌面根本不如我,还要跟这么多?”
张继科坦然道:“还没到最后一张牌,为什么不跟?”
一旁的叔父笑说:“继科你可要小心,小辉可是新记出了名的常胜将军,我从没见他赌牌输过。”
张继科哦了一声,忽然笑了一下:“偶尔还是要输一下的,要不然赌牌还有什么意思。”
叔父骂他:“臭小子,口气倒是一天比一天大了。”
张继科笑道:“这您可误会我了,自家兄弟在一起玩玩而已,最主要的是辉哥开心,谁输谁赢还不都一样。”
他说着,翻起底牌,A2345。
孔令辉盯着他看了一会,脸上鲜见的露出一丝笑意。
他也不露底牌,只抓起一旁的外套往屋外走。
走到门口,又回头跟张继科说。
“回去告诉你老大,叫他自己来问我。”

张继科挠了挠头,看了眼孔令辉的牌面,伸手翻开他的底牌。
Royal Flush。
他看了一眼,冲着孔令辉离开的方向,吹了声口哨。

评论

热度(168)